基督徒需要知道瑜伽術的危險

(改编自《新紀元的陷阱》第六章「豈止健身」) 

           

            提起新紀元運動,一般人總會聯想到瑜伽,因為瑜伽在新紀元事物中最具代表性,而且非常流行,尤其是今天,很多基督徒也開學習瑜伽。瑜伽看似健身,可是它的最終目標不在健身,卻在冥想。

 

八重訓練目標

            瑜伽訓練包括八重目標(eightlimbs)﹕(1)禁戒(Yama),(2)勸戒(Niyama),(3)體位法(Asana),(4)呼吸法(pranayama),(5)冥想的思想控制(Pratyahara),(6)冥想的凝神(Dharana),(7)冥想的融合(Dhyana),(8)冥想至徹悟(Sanadhi)。這八方面又可以歸納為四大類﹕

(一)修養法——「禁戒」是針對人際關係,包括不暴力、正直、不偷竊、禁慾、不貪五項。「勸戒」是個人方面,包括清淨、滿足、忍耐、自我學習和歸於最高神五項。但這些並非瑜伽的重點。

(二)體位法或作姿式(posture——這是一般人所認識的瑜伽。瑜伽的姿式是引人入勝的,有時小腿捲在頸後,有時栽蔥倒立,然後來個攤屍式靜臥。但護教學家羅信(Bob Larson)評論說,「這些姿式是有宗教敬拜意味的,例如……面對旭日,然後重復太陽神的十二個名字……」[i]

(三)呼吸法——簡單說來,將所有的氣吐出,再吸氣,然後暫時屏住呼吸。練習的目標是將吐氣和屏氣的時間盡量延長。瑜伽老師德悉卡查(Desikachar)說,「瑜伽的第一步是要將呼吸和姿式聯合起來……呼吸法叫我們凝神於自己的呼吸……使頭腦靜止,準備進入冥想。」[ii]

(四)冥想法——瑜伽八重訓練目標的後半全在冥想方面。當練習者全神凝注自己的呼吸,他便會暫時忽略其他感覺器官的感受,這就是第一步(思想控制)。跟著的第二步(凝神)是全神灌注於一件事物,譬如牆壁上的一點,或者一些單調的聲音(如背誦咒語),這樣就會帶進第三步(融合),冥想者覺得自己和所凝注之物開始融合,於是面臨最後一步(徹悟)的突破,進入一個全新的意識狀態,自我消失,與天地合一。

總而言之,體位法和呼吸法只是一些冥想的準備功夫,在冥想的時候,當心靈達到適當的狀態,頭腦靜止空白,變異意識狀態會突然來到。這才是瑜伽的最終目標。

 

八個主要派系

            經過幾世紀以來的演變,目前的瑜伽出現了下面一些不同門派,雖然各強調不同地方,可是大致上殊途同歸﹕

(一)君王瑜伽(Raja Yoga——他們不太注重體位法而強調冥想。(二)因果瑜伽(Karma Yoga——比較強調輪迴的因果報應概念。(三)信奉瑜伽(Bhakti Yoga——這是宗教味道最濃厚的一派,以唱詠和咒語表示對神的愛慕。(四)智慧瑜伽(Jnana Yoga——表面上是為理智份子而設,最後又是鼓勵冥想的一派。

(五)咒語瑜伽(Mantra Yoga[1]——咒語是一個單音(譬如「OM」的聲音),一個詞或者一句短語,據說這些咒語帶有神秘的力量,最低限度,不斷重復的單調聲音可以幫助頭腦靜止空白,進入冥想狀態。有很多咒語是印度神靈的名字或者梵天(印度教的泛神)的各種稱呼。

(六)健身瑜伽(Hatha Yoga——這是一般人所知道的瑜伽,講究體位法,是為精力充沛,喜歡運動的人而設,表面上宗教味道不多,所以十分受歡迎,可是它的最終目標不是一個健美的身體,而是從體位法和呼吸法帶進冥想。

(七)昆達里尼瑜伽(Kundalini Yoga—— Kundalini一字有譯作﹕拙火、靈量等。這不是一個獨立的宗派,其實每派的最終目標是將此能量喚醒。據說女Kundalini 沙綈(Shakti)是一種駭人的力量,沉睡於脊骨的基部,好像一條蛇盤繞三圈半。瑜伽行者用冥想使之上升,經過七個竅門(chakra——會陰、性器官、腹臍、胸中央、咽喉、眉間第三眼(third eye),至頭頂。[iii] Kundalini 升至頭頂的時候,得與等待中的師華(Shiva)會合,於是這人也到達完全開悟的境界,與梵天合一。[iv]

(八)密宗瑜伽(Tantra Yoga——一般傳統瑜伽行者禁慾以保留性功能,反派人士卻主張積極使用性行為,在性交的時候同時冥想,認為更可以釋放宇宙能力,達到玄秘境界。結果,這一派變成最邪淫的事物。

 

兩種靈異能力

            很多人認為瑜伽可以治病,瑜伽行者更把它宣傳到一個地步,似乎百病皆可治愈。瑜伽為什麼可以治病呢?根據一些普通的解釋,良好的呼吸能使體內的氧氣增加,血液循環,於是身體有毛病的地方因此而更新。候域說,「印度的實驗室正在研究體位法的治療功效,但是還有很多需要做的工作……永遠不該代替醫學處理……」[v]原來這些「功效」是未經證實的宣傳。           

亦有人認為瑜伽治病是靠呼吸法中的普拉那尼(prana)。瑜伽大師以普拉那尼為生命力,認為呼吸法可以讓它留在身體之內,不致擴散體外。[vi]候域說,「普拉那尼是叫身體更新的力量……如果身體充滿普拉那尼,他可以成為一個泉源,傳遞普拉那尼去醫治別人。」[vii]一個人運動怎麼可能醫治別人?這些普拉那尼是什麼?如何能從一個人的身上跑到另一個人的身上?

            一位在香港學習瑜伽的女士說,「老師雙手微提,就淩空地將站在三尺開外,閉上眼晴的同學推得搖搖擺擺……一種無法抗拒的力量在操縱我的身體,令我前擺後晃。接著,在靜坐時這股力量不時在左腳及左肩忽隱忽現……當老師感到我們有氣感時,就進一步指導我們把氣帶到身體的其他部分,使體內有毛病的地方得到治療,並進而為他人治病。」[viii]

            可見普拉那尼實在是一種靈異能力。所以羅信說,「普拉那尼,有時又叫做氣,是靈異力量之泉,是高級瑜伽境界中超感現象之源。」[ix]

            瑜伽術中還有一種能力,就是上邊所談的 Kundalini。德悉卡查認為普拉那尼和它沒有兩樣,基本上是同一種能量。[x]

            一般瑜伽行者認為喚醒 Kundalini 必須有老師指導,因為當它被觸發的時候,學習的人會感覺到極大的能力,看見幻像,聽到聲音,所以如果實習不當,會引起身體毛病,甚至發瘋。

            張佳音姐妹曾描述她未信主前的瑜伽經歷,當Kundalini能力發動的時候,「全身如觸電般受到搖撼,上身會像蛇般不斷旋轉……口裡竟會發出各種飛禽走獸的叫聲……很是駭人……」,接著之後,她的靈魂出竅,開始盻望與在內的真我合一。[xi] Kundalini 的能量是一種靈異能力,又一明證。

 

萬樣身心危機

            如果瑜伽呼吸法利用普拉那尼,冥想法最終目標是喚醒 Kundalini,而兩者都清楚可見是靈異能力,所以練習瑜伽就有可能帶來邪術的危險,包括身體毛病,情緒和心理上的騷擾,靈異能力的產生,精神病,被鬼附,甚至死亡。下面是一些人的見證﹕

            一份新紀元通訊的編輯高禮(Ed Collie)說,「冥想、瑜伽……迷幻藥都可以釋放瑜伽蛇能……不斷覺得特異的能量……很多身體、心理、靈異的改變……不懂得順任Kundalini能力的人可能感覺極端頭痛、全身焚燒、抽筋、憂慮和精神病……Kundalini上升,讓我們接觸靈體……我們踩踏於聖水中,毫不經心地跳進去,是冒著自我殲滅的危險。」[xii]

瑜伽也可以引起邪靈附身,下面是一些美國學生們的見證﹕「我的身體被佔領了,我的手開始移動,而我不能控制……我的面部也有各種表情。」,「我的身體不是我的……我跑進去,起初我完全瘋狂了,我狂叫了許久……我發出很奇怪的聲音……這是上帝附身……」[xiii]

葛高(Kurt Koch)在他的靈界戰爭經歷中,曾經遇上有人願意接受基督而力不從心,只有放棄瑜伽之後才能悔改信主。也曾踫到神學生學習瑜伽,只需數月便失去讀經禱告的興趣。[xiv]

一位美國主婦高福太太(Christina Grof)學習瑜伽只為健身,漸漸Kundalini能力開始發動,她以為自己快要發瘋了,後來她才明白如何「適當」地處理這問題。現在她和丈夫一同開始了一個叫做「屬靈危機」(Spiritual Emergency)的組織,為了要幫助其他有類似問題的人。[xv]在他們的書《屬靈危機》中指出瑜伽可以引發如下情形﹕脊骨感到焚燒、震動、痙攣、扭動、憂慮、憤怒、悲傷、歡樂、狂喜、等等,看見強烈的光線、看見神靈影像、聽到聲音、回憶前生、說方言、唱未學過的歌、表演平常做不到的瑜伽姿式等等。[xvi]書中並列舉很多其他的冥想操作,同樣可以引起屬靈危機,作者感嘆一般的現代心理醫生忽略了這個領域,把這個屬靈的轉化過程誤認為精神病。[xvii]

高福夫婦認為只有超越個人心理學(Transpersonal Psychology)的輔導員才能了解如何「適當」地應付這些情形。這一派的輔導員建議兩個辦法﹕第一種辦法是要順應這個轉化過程,和這種力量合作,所用的辦法包括更多的冥想和唸咒,或者以哭喊尖叫發洩自己。第二種辦法是為要暫時緩和或阻止這危機,他們建議停止一切冥想,停止素食、避免任何引發變異意識的情況,但是當環境允許的時候,必須繼續冥想。[xviii]這一派的輔導員雖然認識靈界的影響,可是卻未能分辦好歹,非常可惜。

筆者認為,如果要避免上邊的「屬靈危機」,最好長期採用輔導員所提供的第二個方法——完全避免,是最聰明的做法。

 

基督教瑜伽?

            多年前當筆者第一次聽到「基督徒催眠治療專家」,我以為別人和我開玩笑,後來才知道這不是笑話,是一個令人心碎的事實!誠然大部分的基督徒心理學家都不使用催眠術,但其中實在有一些堂堂皇皇地自稱基督徒催眠師。

幾年前又在美國雜誌上見到有「基督教瑜伽」Christian Yoga),以「雅威」或「耶穌」為咒語,並自稱為「瑜伽靈修法」。其中一位教練說﹕「瑜伽是祈禱的辦法之一。」這個運動已經慢慢擴展,而且已經有「基督徒瑜伽老師協會」出現。事實上,早在六零年代已經有這方面的書籍出版。[xix]

今天華人基督徒中亦開始有人質疑,有沒有可能使瑜伽適合基督徒?他們的理由通常是﹕首先,基督徒要照顧自己的身體,因為我們身體是神的殿。其次,如果將一些基督教信仰的屬靈操練(如放鬆、默想等)加進瑜伽,與其和印度教的神明禮敬至溶合為一,基督徒可以和聖經的神親近

讓我們來想一想﹕

1)只作健身之用——這一點並非完全不可能。但是,任何基督徒考慮到瑜伽的來源、宗教含義,和本文所列舉的危險,都應該三思。讓筆者在此建議——如要健身,還有很多沒有危險的辦法,例如游泳、跑步、打網球等等。何必冒這樣的危險?值得嗎?

2)同時進行基督教默想——可是,聖經的默想和新紀元的冥想是兩回事。聖經的默想指沉思、反省;新紀元冥想卻是一個思想控制過程,為了叫頭腦空白,把人帶進變異意識狀態(或作冥想狀態)。上文已經清楚指出,瑜伽最終目的是叫人頭腦空白,以至進入冥想。

舉一個例子,譬如基督徒默想「只要存心謙卑」(腓二3),他就應該想想怎樣的表現才算謙卑,他在什麼場合不自覺地心存驕傲,然後祈禱求神饒恕,請求上帝幫助他學習得更謙卑。在此過程中,這基督徒的頭腦還是活躍的,不是空白的。但若他使用「謙卑」一詞作咒語,不斷重複又重複,以至頭腦空白,或有異像的感覺,這就不是聖經中的默想,而是新紀元的冥想。

還是會有人問﹕冥想一定是屬魔鬼的嗎?雖然聖經沒有叫我們設法讓頭腦空白,為什麼我們不能有基督教的冥想靈修方式,和聖經中之神相交?答案很簡單﹕首先,聖經從來沒有教導人使用冥想狀態來接觸上帝。其次,當人進入冥想狀態,邪靈污鬼就有干擾的機會,所以這是所有異教邪道和古今中外交鬼之人所使用的辦法。也許就是這個原因,我們的神不使用這個辦法。

            詳情請見拙作新紀元運動(二)次要信念新紀元運動(三)各種技術

 

尾聲

寫至此,心中不禁納悶。如今,教會內已經有基督徒催眠治療師、基督徒教授 NLP、基督徒瑜伽行者,不知道以後會不會有基督徒氣功師、基督徒占卜專家、基督徒風水大師、基督徒通靈大師?主耶穌阿,願你快來。

 


 

[1] 印度大師瑪哈禮師(Maharishi)在美國推銷的超覺靜坐(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簡稱TM)是咒語瑜伽的一個簡化形式。練習者只需坐穩,閉上眼晴,心中默唸一個梵文的咒語,幫助思想集中,身心鬆弛,據說這樣可以導至極樂的境界。[1]


 

[i] Bob Larson, Larson's New Book of Cults (Wheaton, Illinois: Tyndale House, 1982),  p. 476.[ii]  T. K. V. Desikachar, The Heart of Yoga (Rochester, Vermont: Inner Traditions International, 1995), p. 19.[iii] 廣池秋子,《瑜伽健康法》(台北﹕林鬱文化,1995, 34-35[iv]  Larson, Larson's New Book of Cults, p. 475.[v] James Hewitt, The Complete Yoga Book (New York: Schocken Books, 1977), p. 366.[vi]  Desikachar, The Heart of Yoga, p. 54-55.[vii]  Hewitt, The Complete Yoga Book, p. 123.[viii] 任尚昌,《圖解瑜伽基本功法》(香港﹕明天出版社,1997),頁4[ix] Larson, Larson's New Book of Cults, p. 476.[x] Desikachar, The Heart of Yoga, p. xviii.[xi] 張佳音,《踏出神秘迷宮》(香港﹕種籽)頁23-25[xii] El Collie," Danger High Voltage",1995, internet address: http://www.hmt.com/kundalini/danger.html. Ed Collie kundalini 支持小組的通訊 Shared Transformation 的編輯, Sun Chariot Press, P. O. Box 5562, Oakland, CA 94605 [xiii] John Ankerberg  & John Weldon, The Facts on Hinduism (Eugene, Oregon: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1991), p. 38.[xiv] Kurt Koch, Occult ABC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86), p. 258.[xv] John Ankerberg & John Weldon, Encyclopedia of New Age Beliefs (Eugene, Oregon: Harvest House, 1996), p. 597-98.[xvi] Stanislav Grof & Christina Grof, Spiritual Emergency (New York: G. P. Putnam's Sons, 1989), p. 15.[xvii] Ibid., p. 2-8.[xviii] Ibid., p. 192-97.[xix] Lisa Takeuchi Cullen, Stretching for Jesus,” TIME, September 5, 2005, p. 75.

 

 

分享於:http://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152044711654039

 

        

回「中國基督徒需要批判心理學」主頁

回「為真道爭﹕護主頁

 Last update: Nov 2007

©Copyright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