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在大學修讀「變態心理學」的基督徒

張逸萍

 

 

 

無論主修心理學與否,很多人在大學都選修過「變態心理學」(Abnormal Psychology,或作異常心理學),那些還未有機會去選修的,通常也會有點好奇。事實上,這課程是心理治療的「心臟」,因為它描述所有不正常的心理(disorder,障礙,或作失常),心理治療員根據此決定當事人是否需要治療,患上哪種病,然後根據他們學派的理論,考慮怎樣治療。 

首先,什麼是變態的心理?什麼樣的心理才算變態?變態是不是必然非常恐怖的?原來不是,根據這方面的課本,變態即是「非平均」。這樣說來,肯定有爭論,於是又有所謂「4D」的概念:苦惱(distress)、偏差(deviance)、功能不良(dysfunction〔或作不健全〕)、危險(danger),請見「基督徒都是心理變態的嗎?」的討論。 

 

DSM》的五個軸 

雖然變態心理的定義不是最紮實,但美國精神病協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簡稱APA)歷年以來,將所有能鑒別的精神心理障礙都編入《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簡稱DSM)中,每過一段時候,APA便按著新研究和新意見修正《DSM》,今天最新版的《DSM》已是第五版,但本文的資料,主要是根據第四版。 

DSM》將所有障礙分為五個軸(Axis)﹕ 

第一軸(Axis I)是臨床障礙(Clinical disorder),請見「從聖經看『臨床障礙』」。

第二軸(Axis II)是人格障礙(Personality disorder)請見「從聖經看『人格障礙』」。

第三軸(Axis III)關於那些為醫學原因所引起的心理問題,例如被診斷有嚴重疾病之後心境抑鬱。

第四軸(Axis IV)關於社會及環境問題所,例如親人死亡、學業失敗、失業等,所引起的問題。

第五軸(Axis V)是對社會功能之整體評估,專家們評估當事人,以1-100為指數,代表當事人的功能。 

那麼,軸三顯然是醫學問題。當人的疾病消除之後,心情自然進步,這類障礙應留待醫學人員處理。軸四是生活問題,基督徒應該靠主渡過困難,也應該盡己所能,幫助那些在親人死亡、學業失敗、失業等類困難中的人。軸五只是一個數字,大概可作為參考,但它與道德價值觀無關,也沒有指示人怎樣思想、怎樣行事為人。所以這三個軸都不在討論之列。 

剩下來的,就是軸一和軸二的障礙。二者都多少涉及道德價值觀,所以修讀變態心理學的基督徒們需要留意。上邊兩篇文,都已經討論過其中所涵蓋的障礙,包括描述症狀、研究發現的成因、治療效用,並從聖經角度討論它們。 

 

一個被忽略的因素 

上邊兩篇文章,都已經報導過今天通用的課本怎樣論及各種障礙的成因。通常只有幾方面﹕生理(包括基因、大腦構造、大腦遞質〔Neurotransmitter,或作腦介〕、荷爾蒙等等),環境(原生家庭、文化社會、成長經歷等),比較新穎的認知派(Cognitive psychology)則常提到一個人自己的思想和信念。但是,基督徒知道,還有一個影響人精神和心理的重要因素——靈界(包括上帝和魔鬼)。試看看下面的例子﹕ 

有一篇精神醫生的報告說﹕柬埔寨難民常有『鬼壓床』的精神問題,專家們稱之為睡眠癱瘓(Sleep paralysis),其中多人又經歷到視像幻覺和驚恐發作(Panic attack),他們結論說,這是難民們對創傷的反應,因為他們的文化將運氣和鬼魔襲擊等相提並論,故此他們感到驚恐。[1] 

另一方面,相信很多信徒都聽過不少「信耶穌後,再沒有鬼壓床」的見證,或者在睡覺癱瘓時,呼求耶穌,壓身的鬼便立即消失了,而且這些人通常是在信主之前曾拜偶像,甚至涉足秘術。[2] 那就是說,這現象大有可能是邪靈騷擾。 

到底鬼壓床是心理問題?身體生理毛病?靈界問題?精神醫生給它一個「睡眠癱瘓」的學術性名字,或者,當癱瘓發生時,有可測量的生理癥候,是否就能證明它與靈界必然無關? 

另一例子﹕有一位基督徒,十七歲已經開始有驚恐障礙(Panic disorder),醫生給他藥方(Benzo)多年,此藥是專治療驚恐和焦慮的。一天他開始思想,基督徒應否依靠藥物?神是否願意他停止?於是他嘗試停止用藥,但驚恐再度猛烈發生。經過研究,他發現,原來這藥是會上癮,必須慢慢戒掉。在醫生幫助下,他真戒掉了。之後,他感到思想更清晰,並且深信「焦慮和驚恐發作的根源是思想中的謊言所產生的精神和情緒問題」,改變這樣的思想模式,就是自由(羅十二2)。[3] 這位基督徒又說,驚恐發生絕對有身體原因,因為腎上腺素(Adrenaline)和血壓增加等身體反應,讓人能應付危險。所以我們可以使用物質辦法(如藥物)來調節。但因人的靈魂掌管思想和記憶,也能引發同樣驚恐和焦慮的經驗。最後,真正的釋放從靈媕繸o,「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八32[4] 

另一位明顯是靈異人士的,也公開他的驚恐和焦慮的經歷。雖然精神醫生給藥方,但他認為這是靈魂對靈界侵擾的自然反應。當人對靈界的防衛關卡損壞,夢魘和驚恐就發生。但他說,我們可以憑上帝之名驅逐牠,但牠們仍然會再侵擾。他一再表示,這些侵騷的個體不是人,而且當他的靈性愈增長,他就愈吸引這些黑暗的個體。[5] 雖然我們不全盤接受靈異人士的話,但他的故事,符合聖經原則。他就是說,驚恐和焦慮等類的經歷,有可能是邪靈騷擾,而且當人愈涉足秘術,就愈容易惹來麻煩。 

 

眾多原因

誠然,所有的精神心理障礙都有眾多原因。軸二人格障礙比較是道德價值觀問題的偏多,但專家們也能指出可能的生理原因。其中的分裂型人格障礙(Schizotypal Personality Disorder)現已被懷疑和新紀元操作有關。至於軸一臨床障礙,更容易讓人猜測,有各種不同原因。 

事實上,幾乎每類障礙,專家都結論說,有眾多原因,所以應該使用綜合模式解釋其成因。例如看來比較複雜的精神分裂(Schizophrenia),故然有生理原因、社會和心理原因,所以目前學者們的共識是﹕「罹患精神分裂症是由於個體的易感素質與環境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6]  即便比較簡單的心境障礙(Mood disorder)的起因,也有生理易感性和心理易感性,專家指出,當生活壓力發生,人感到消極絕望,若加上缺乏人際關系支持,因為應激激素的作用,終於產生心境障礙。[7]  

當專家們討論其他障礙,他們都不願意排除眾多原因。可惜,這些課本和專家,因為必須從『科學』角度討論事情,所以不願意提到靈界問題,其中大概有很多,還拒絕相信。但是基督徒不能忘記這一點。現在讓我們綜述各種引起心理障的因素﹕ 

1)生理原因 

我們不忽略生理原因,若有生理原因,應該謹慎地服用精神藥物,但若非純粹生理原因,藥物只是治標不治本。請見「你是大腦和基因的奴僕嗎?——大腦、基因、情緒、行為、精神藥物」。 

2)違反聖經原則的思想和行為 

軸二人格障礙,多比較接近這類,請見「從聖經看『人格障礙』」;軸一亦絕對牽涉道德價值觀,請見「從聖經看『臨床障礙』」。人若有罪,當然唯一的辦法是接受耶穌在十架上的赦罪恩典。「我們在愛子堭o蒙救贖,罪過得以赦免。」(西一14)「我們若認自己的罪, 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壹一9)然後,我們靠著聖靈所賜的能力,依照聖經原則生活,勝過罪惡,「因為凡從 神生的,就勝過世界;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勝過世界的是誰呢?不是那信耶穌是 神兒子的嗎?」(約壹五4-5)。 

3)生活方式 

依靠神勝過罪惡,也包括生活方式的改變。正如我們能憑常理猜得到,研究也顯示,某些生活方式,可能引起或促進心理障礙。例如,抽煙可促進老年癡呆症(Alzheimer)。[8] 又有研究亦指出,酗酒和濫用藥品者,和其他精神障,如反社会型人格障碍(Antisocial Personality Disorder)或精神分裂,有合併症(Comorbidity)的比率相當高。[9] 暗示生活方式大有可能和這些心理障礙有關。聖經教導說﹕「既然蒙召,行事為人就當與蒙召的恩相稱。」(弗四1)「從前你們是暗昧的,但如今在主堶惇O光明的,行事為人就當像光明的子女。」(弗五8)虔誠的生活方式對人的身心靈都有好處。 

4)價值觀 

符合聖經的價值觀可幫助人抵擋某些心理障礙,例如厭食症(Anorexia Nervosa)和軀體變形障礙(Body dysmorphic disorder)都是典型例子,請見「從聖經看『臨床障礙』」。當專家們討論更嚴重的反社會型人格障礙時,他們「堅持說,這些人若能了解自己做錯了,他們才會改變他們的行為。」所以,治療目標在於指出對和錯,不光是讓他們對自己有好感。[10] 奇怪嗎?心理治療員居然重視道德價值觀!聖經早說﹕「你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詩一一九105)的確,神的話幫助我們決定對和錯。 

5)忘記倚靠神 

不懂得依靠神,包括包括罪怪原生家庭,也是沒有依照聖經原則思想,所以也帶來問題,例如各種心境障礙,抑鬱症(Depression)都是好例子。「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 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羅十二2 

6)邪靈和邪術 

最後,使用各種秘術,參與邪術和新紀元活動,絕對是罪惡,是被咒詛的,「……占卜的、觀兆的、用法術的、行邪術的、用迷術的、交鬼的、行巫術的、過陰的。凡行這些事的都為耶和華所憎惡」(申十八10-12)。今天最新的研究,已經顯示新紀元技術,包括那些新紀元心理治療技術,可能帶來心理障礙,請見「新紀元技術、新紀元心理治療技術、心理障礙 」。 

 

治療效用

你可能在想﹕沒有沒有這麼簡單吧?那些程度輕的,可能聖經已經足夠,但是那些嚴重的呢?大概還是需要心理治療員才能應付吧。叫一個迷信科學萬能的世代去依靠聖靈的力量,按照神的話去應付心理障礙,可能是一件難事。 

有一個例可讓我們思想﹕人為性精神障礙(Factitious Disorders)是有意識地產生或偽裝某些軀體或心理症狀,明顯是罪行。但專家說「雖然治療員難於同情這樣的當事人,但是他們了解,這是超過他們的自由意志的。」[11] 言下之意,患者需要一些外來的幫助,我們也能了解。但是,心理治療幫助了他們嗎?心理治療的效用如何呢?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心理治療的功效。 

1)軸二人格障礙的治療成積 

首先,軸二的人格障礙,絕大部分都是道德價值觀問題,某變態心理學課本這樣結論這方面的成積﹕「人格障礙是非常根深蒂固的,要徹底獲得改變很困難。」[12] 當課本報告個別人格障礙的治療成積,總是說﹕治療是非常困難、能有進步的範圍有限、改善程度有限,這類的話。事實上,治療員都同意﹕軸二的各種人格障礙,是「拒抗治療」的!的確,要改變罪人的心,是何等的困難?! 

2)軸一臨床障礙的治療成積 

至於軸一臨床障礙的治療功效,也許因為成因和治療法都眾多,所以沒有那麼統一。例如,那些純粹生理問題的障礙,當然藥物可以有效。此外,今天一般都認為,認知心理學派最有效。例如,以認知治療處理驚恐障礙成積非常好,但藥物亦算好。[13] 又例如強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簡稱OCD),行為治療(Behavioral therapy)可以有一定程度的舒緩,但不能完全治愈;藥物治療能使60%患者受益,一旦停藥,症狀會復發。[14] 治療心境障礙,以藥物(抗抑鬱劑)最常見,但某課本總論說﹕「雖然這些藥物能夠遏止抑鬱發作的症狀,但是,一旦患者停止服藥,症狀復發的可能性很大……[15] 又例如注意缺陷/多動障礙(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簡稱ADHD),使用藥物如興奮劑,效用良好,比抗抑鬱劑好,而行為治療的成積卻只是一般。[16] 上邊幾項都不過是樣品,說明每個障礙和每種治療法的成積都不同。 

3)藥物 

從上邊的例子可見,藥物是有它的作用。聖經輔導員一般不反對合理地使用精神藥物,筆者亦然。

今天最流行的精神藥物,應算是抗抑鬱劑,而抗抑鬱劑中,尤以「選擇性血清再吸收抑製劑」(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簡稱SSRI)最常見,但這些SSRI類藥物有副作用,例如引起作嘔、煩躁不安、性功能障礙等;最近還有報告,抗抑鬱劑甚至可能引起自殺。最叫人擔心的是,在輝煌的治療成積報告之下,學者們制造了一個名詞,叫做「檔案抽屜問題」(File drawer problem),意即,那些不成功的研究報告被塞到抽屜堙A不讓其他人看見!有統計指出,31%的研究報告被埋沒,而出版的報告中,則有94%是成功的報導。[17]  

有一本課本這樣總論說﹕「任何單獨的藥物對於治療精神障礙都是治標不治本的。」[18] 筆者非常高興,這句話雖然正是筆者曾經講過的話(請見「你是大腦和基因的奴僕嗎?——大腦、基因、情緒、行為、精神藥物」),卻不是筆者講的,也不是基督徒從聖經角度講的,卻是通用的課本講的!由此可見,基督徒應該謹慎,不能過份依賴藥物。 

4)新紀元心理治療法 

今天心理治療界非常流行冥想、瑜伽、視像法、正念(Mindfulness)等等新紀元技術,而且絕非旁門左道!這些技術最近已經被證實為有害,甚至可能帶來精神障礙,請見「新紀元技術、新紀元心理治療技術、心理障礙 」。這方面的危害,比任何錯誤理論或藥物副作用,都來得嚴重。當基督徒尋求心理治療,應該格外謹慎!心理學這發展趨勢,也應該叫基督徒三思! 

5)心理治療一般效用 

一位中國心理治療師非常坦率地說,心理治療的效用有賴於對治療者的充分信任、病患對治療本身的期待、個案有改變的動機及決心、個案能夠有家人的協助關心或其他的資源幫助等等。所以他結論說﹕「心理治療也不是萬能的,它最重要的目的在幫助你在現實的環境中調適得更好……[19] 基督徒無法不思想——如果這就是心理治療的成積和目標,我們的神豈不能更有效地幫助我們? 

沒錯,《心理治療和行為改變手冊》(Handbook of Psychotherapy and Behavior Change,下面簡稱《手冊》)近年報導了一個研究,治療的成功,有三個原因﹕(1)當事人自動自發願意改變;(2)輔導員的人際關係品質,遠比他的訓練和技術重要;(3)對話本身有治療作用。[20] 請見「心理學的效用」一文。意思就是說,治療成功不在乎理論!那麼為什麼需要介定這麼多的障礙?為什麼需要各派的理論?發展這麼多的治療法?為什麼基督徒不能根據聖經原則輔導、禱告求神賜當事人改變的力量?這正是聖經輔導的原則! 

6)聖經輔導真的行得通! 

這麼看來,聖經輔導雖然不套用這個障礙、那個障礙,沒有這些高言大志,卻是行得通的,沒有輔作用,而且絕對不牽涉新紀元技術。上邊提到,今天流行的認知派心理治療,常被認為是最有效的治療,原因是它的宗旨在於改變人的思想。請見「從聖經角度看REBT  」。若是這樣,神的話難道不更能改變人的心思? 

上邊《手冊》研究報告提到三個治療成功的原因,第一個是關乎當事人是否願意改變。的確如此,如果人不願意或沒有能力脫離毒品、色情、賭博的誘惑,治療員能做什麼呢?舉個例,治療「性慾倒錯」(Paraphilias)如露陰癖(Exhibitionism)或戀童癖(Pedophilia),辦法之一是減低他們的睪丸素(Testosterone),據說最極端的是閹割〔呵呵!〕。認知派治療員,則設法幫忙他們增強「自制力」。[21] 但是,基督徒除了閹割或憑自己力量自制,以避免出軌的性慾之外,還有更佳之法——「因為賜生命聖靈的律,在基督耶穌媊孺韙F我,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羅八2

《手冊》列舉的第二個成功原因是——輔導員的人際關係品質,他必須是一個願意傾聽、和藹可親的人。意思就是說,需要治療的人,實際上是需要一個滿有愛心和同情的支持者。除了付費去找心理輔導之外,我們可以到哪兒找這樣的人呢?據研究,那些最能支持精神心理患者的家庭,是那些有強烈宗教信仰的家庭。[22] 那麼基督教家庭難道不能提供最好的支持嗎?若不能,或患者沒有基督教家庭,教會豈不就是一個相親相愛的家庭嗎?聖經多次吩咐我們「彼此相愛」(約十三34,約壹四7等)「彼此相顧,激發愛心,勉勵行善。」(來十24 

《手冊》列舉的最後成功原因——對話本身有治療作用,因為對話是表達關心的機會。那豈不簡單,弟兄姐妹們可以多花時間關心心靈有需要的人!「所以,在基督堶Y有甚麼勸勉,愛心有甚麼安慰,聖靈有甚麼交通,心中有甚麼慈悲憐憫,……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腓二1-4 

 

結論

在考慮各種因素之後,無法不介紹「聖經輔導」(Biblical Counseling),請見「華人聖經輔導網」(http://www.chinesebiblicalcounseling.net/),有更多的資料。

 


 



[1] Devon E. Hinton, Vuth Pich, Dara Chhean and Mark H. Pollack, ‘The Ghost Pushes You Down’: Sleep Paralysis-Type Panic Attacks in a Khmer Refugee Population,” Transcultural Psychiatry, March 2005vol. 42 no. 1 p. 46-77. (http://tps.sagepub.com/content/42/1/46.short)  [2] 例﹕芥菜种弟兄,「我的蒙恩見證」(http://b5.ctestimony.org/2004/20040323.htm);趙暉,「氣功與靈界黑暗」(http://b5.ctestimony.org/2005/20050111.htm)。[3] Russ Pond, “Medication for Anxiety and Panic Attacks,” (http://season.org/medication-for-anxiety-and-panic-attacks/). [4] Russ Pond, “Are Panic Attacks Physical, Mental or Spiritual? Yes.” (http://season.org/are-panic-attacks-physical-mental-or-spiritual-yes/). [5] Paul Schroeder, “Panic/Anxiety Attacks and The Demonic,” (http://beforeitsnews.com/paranormal/2013/06/panicanxiety-attacks-and-the-demonic-2452984.html). [6]王建平、張寧編,《變態心理學》(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9),頁262[7]同上,頁200[8] Richard P. Halgin & Susan Krauss Whitbourne, Abnormal Psycholoyg: Clinical Perspective on Psychological Disorders  (Boston: McGraw Hill Higher Education, 2009), p. 382. [9] Darrel A. Regier, Mary E. Farmer, Donald S. Rae, Ben Z. Locke, Samuel J. Keith, Lewis L. Judd, Frederick K. Goodwin, “Comorbidity of Mental Disorders With Alcohol and Other Drug Abuse Results From the Epidemiologic Catchment Area (ECA) Study,” 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1990;264(19):2511-2518. (http://jama.jamanetwork.com/article.aspx?articleid=383975) [10] Halgin & Whitbourne, Abnormal Psycholoyg, p. 314. [11] Ibid.,p. 183. [12]錢銘怡主編,《變態心理學》(北京大學出版,2009),頁386[13]王建平等《變態心理學》,頁112[14]同上,,頁132-33[15]同上,,頁202[16]同上,,頁412[17] Halgin & Whitbourne, Abnormal Psycholoyg, p. 261-62. [18]王建平等,《變態心理學》,頁202[19] 「心理治療有效嗎?」(http://www.doctoryin.com.tw/mind_bookstore_file/psychotherpy/psychotherpy1.htm[20] 「心理學有效嗎?」(http://www.chinesechristiandiscernment.net/effectiveness.htm[21] Halgin & Whitbourne, Abnormal Psycholoyg, p. 214, 216. [22] Ibid., p. 400.

 

 

 

 

 

 請參考有關文章

 

從聖經看「臨床障礙」

聖經看「人格障礙」

新紀元技術、心理治療技術、心理障礙 

 

 

 

分享於:https://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313090755549433

 

 

 

回主頁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