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家庭探討——你是不健全家庭的受害人嗎?

節錄自《心理學偏離真道》第九章 

     

 

我身邊的人中,凡是去見過心理輔導的,他們的問題似乎千篇一律,都是因為從前曾經受到別人的傷害,其中最常聽的是父母,然後是家中各人,祖先三四代、其他權威人物,甚至兒時的朋友有時也被列在黑名單上。據說因為這樣的創傷留在潛意識中,所以產生各種樣的心理和行為問題。偶爾治療員會加插一些非常有學問的名堂,譬如﹕不健全家庭(Dysfunctional Family)的受害人(Victim)、內心幼童(Inner Child)、強迫性的重複(Repetition Compulsion)、心理按鈕等等。

 

分析問題

首先讓我們用普通常理和邏輯來分析這個理論﹕

主觀定義、主觀見解

我們活在一個罪惡的世界,你踩我踏,你碰我撞,總會互相傷害,那麼怎樣分辨誰是受害者,誰是害人者?怎樣下定義?而且人人都會受到身邊的人和事影響,怎麼可能沒有影響?但是影響是否就是傷害?譬如,父母吵嘴,孩子成家之後也是常常吵鬧,是父母傷害孩子?影響孩子?人人都有罪性又例如,媽媽常常怪責孩子愚蠢,真的會影響孩子笨拙?還是孩子耿耿於懷,一輩子不能原諒媽媽?可見這些名詞難於清楚分界。

 不但定義主觀,分析也非常主觀。譬如有分析說,出生次序可以影響人。老大和老么通常在家中受到父母的注意,那些排行在中的常被忽略。於是他們比較喜歡到大教會去,可能因為大教會沒有人注意他,他可以自來自去,或他們可能參加一些小組,很歡喜得到別人的注意。[i]換言之,那些排行在中的喜歡大教會,可能是因為沒有人注意他,也可能是因為有人注意他。但我猜如果老大和老么喜歡大教會,原因也是同樣的那兩個。還有,誰會到小教會去?我想一定有老大、老么、和排行在中的人。結論是﹕無論你在家中排行第幾,你都可能到大教會去,也可能到小教會去,隨便你怎樣講都是有可能的。

唯一的影響?

我們每天都收到很多影響,有一些從橫面而來,譬如家庭、朋友、學校、教會、環境、社會風氣。不但如此,我們也有從上頭和下面而來的影響。舉個例,彼得能認耶穌為基督,是神的兒子,是「在天上的父指示的」,但是過了不多久,彼得勸耶穌不要上耶路撒冷去受苦,耶穌轉向他斥責撒但,顯然,撒但在影響彼得(太十六章)。還有,我們自己是一個木偶?除了遺傳基因和生理,聖經豈不是說人有罪性?事實上,這一切都對人有影響,但是神賜人選擇的能力,最後每一個人自己決定如何選擇,自己對神交帳。

美國一位極受歡迎的專欄作者 Ann Landers 說﹕「沒有人知道,為什麼雖然有些父母給他們的孩子很少感情上的撫養,孩子卻成人立品,有些被愛顧的,被撫養的,有盡所有條件的,反而墜落,和父母疏遠。我現在開始相信,專家們忽略了遺傳的因素…還有,我們不應該忽略個人的責任。我最討厭人怪罪父母,把自己亂糟糟的生活推到父母頭上去。」[ii]

一位曾經研讀心理輔導的牧師說﹕「一個青年的行為,有三分之一是來自遺傳基因,三分之一是受教養與環境的影響,另外三分之一則是出於個人的決定。」所以他現在已經明白,「心理學…並不能解決人內心真正的問題……」[iii]

結論是﹕原生家庭只是眾多影響之一

有需要嗎?會冤枉好人嗎?

心理學家認為,人們需要探索過去的折磨所帶來的痛苦與傷害,才能原諒別人,再往前行。如果本來不知道別人怎樣傷害我們,先去請治療員為我們探索過去,知道有什麼事情需要原諒人,然後再去饒恕人。有這樣的必要嗎?這是心理治療員的把戲?如果真的有需要,佛洛伊德以前的人怎樣改變不良行為?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治療員怎麼證明自己的分析是準確的呢?如果心理分析錯誤,冤枉了好人,怎麼辦?譬如說,本來是你的表兄傷害了你,但是心理分析員分析錯誤,說是你的叔叔傷害了你,那麼你的叔叔不是很冤枉?

有治療員說﹕一位牧師,每當他的秘書催促他快一點,他就會勃然大怒,經分析後,他才知道這是因為他的秘書讓他想起從小愛批評他的姐姐,明白之後,牧師請秘書幫助他,於是「同工關係有奇蹟般地改變。」[iv]讓我們動一動腦筋﹕輔導員怎麼證明他的分析?如果這位牧師動作慢,有沒有可能只有他的姐姐和他的秘書才催促他?為什麼其他人不會催促他?或者被催促的時候他不會生氣?我相信只要這位牧師坦誠地請秘書幫助他,一定有助於他的改變,沒有需要把姐姐扯出來。

 

聖經的話

撇開邏輯推理,讓我們以聖經的話來衡量,聖經是否說人人都是不健全家庭的受害人?有沒有教導我們追尋從前傷害我們的人?

先人的罪惡

無可否認,有一些罪可以禍延子孫,主張探討原生家的人很喜歡引用﹕「我耶和華你的神是忌邪的神,恨我的我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愛我守我誡命的,我必向他們發慈愛,直到千代。」(出二十4-6)小心讀聖經的話,你可以看見,這個咒詛三四代的刑罰是專為拜偶像的人而設的,其他誡命,如不可殺人、姦淫、偷盜等都沒有附上這個嚴重的咒詛。(很多靈界戰爭人士都會告訴你,拜偶像行邪術的咒詛是三四代的,但是這個理論也不是每一個神學家都同意的)。如果你的父母不是一個完美的基督徒,或者祖宗三四代不懂得今天最新的心理學理論,上帝絕對不會因此而咒詛你,你大可以放心。

在聖經裡,我們也看見很多反證的例子,譬如,希西家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王下十八3),但是他的兒子瑪拿西卻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王下廿一2),亞們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與他父親瑪拿西所行的一樣」(王下廿一20),但是他的兒子約西亞卻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王下廿二2)。可見聖經例子不支持現在流行的「原生家庭傷害」理論。

環境的影響

除了父母家人的影響之外,我們的環境也帶給我們很大的影響,譬如今天電視上都是色情和暴力,互聯網上的污穢網版多的是,我們天天浸淫其中,耳濡目染,當然受影響。聖經裡有這樣的一個例子﹕當以賽亞得見主榮光時,他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賽六5),但是以賽亞沒有把責任推到別人的頭上去,他說自己有禍的原因是因為自己是嘴唇不潔的,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使他難於改正,接著之後,天使「將炭沾我的口說,看哪,這炭沾了你的嘴,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惡就赦免了。」(賽六7)天使不認為以賽亞是一個受害人,沒有為他療傷,也沒有解決別人嘴唇不潔的問題,提都沒有提,只有為以賽亞解決他的罪。

人人自己交帳

大概以色列人也非常留意先人和祖宗的罪,深恐自己成為受害人,所以他們有一句俗語說﹕「父親吃了酸葡萄,兒子的牙酸倒了」(結十八2),但是「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你們在以色列中,必不再有用這俗語的因由…兒子必不擔當父親的罪孽,父親也不擔當兒子的罪孽,義人的善果必歸自己,惡人的惡報也必歸自己。」(結十八320)可見神並不喜歡人把自己的問題推到別人身上。

新約聖經也有同樣的教導,「我們各人必要將自己的事,在神面前說明。」(羅十四12)換言之,以後,當我們都站在神面前的時候,我們各人自己為自己的行為交帳,推說自己是「不健全家庭的受害人」是沒有用的。無論環境怎樣,人有能力可以選擇自己的行為,所以他也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

忘記背後,努力面前

聖經說﹕「你們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歌三2)和「凡是真實的、可敬的、公正的、清潔的、可愛的、有美名的…德行…你們都要思念」(腓四8),可見,聖經沒有叫人思想從前誰曾傷害自己,反之,聖經只說﹕「忘記背後,努力面前」(腓三13),故意去尋找從前「傷害」自己的人,就是正面違犯了「忘記背後」的聖經教訓。按照聖經,如果要回憶的話,第一是要回想主耶穌為我們所成就的和祂的一切恩典(提後二10-14),其次聖經教導我們要回想自己在什麼地方犯罪得罪神(啟二5),當然我們也應該記得別人恩待我們,如果真的有人傷害我們,我們也應該原諒人。我在聖經裡找不到有經文說童年與父母所建立的關係會約制了我們以後一生的人際關係,我卻發現聖經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五17)。

何必天天在追尋「傷害」你的人呢?

主權在上帝 

聖經中有一個例子,大衛數點百姓的數目,招致耶和華降瘟疫與以色列人,死了七萬(撒下廿四1-17)。這個例子說明一件事,很多時候,我們受苦是因為別人的過錯,不是自己的過錯,也不是父母的錯。試想,今天生長在戰火中的孩童,一定吃了很多苦頭,是他們的錯嗎?是父母的錯嗎?當然不是。有人會抱怨自己生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或者抱怨父母偏心,或者……應該這樣說,我們的遭遇不是我們自己可以控制的,但是請記得,聖經說﹕「禍哉,那與造他的主爭論的,他不過是地上瓦片中的一塊瓦片,泥土豈可對摶弄他的說,你作甚麼呢…禍哉,那對父親說,你生的是甚麼呢,或對母親說,你產的是甚麼呢。」(賽四十五9-10)神有主權決定我們一生,祂並沒有給任何人一個完美的環境,但是你可以放心,惡劣的環境並不見得一定傷害人,有時反會使人得益。

 

後果嚴重

使用不合聖經原則的世俗方法解決問題,會帶來不良效果,以下是幾點非常明顯的﹕

不見己眼木、只見人眼刺

有誰在長大環境中找不到曾經對他有惡意的人?有哪個家庭人人都是聖人?如果你一定要追究,你定然可以找到很多。所以,與其經常追究別人怎樣傷害自己,不如經常在神面前自省。為什麼有牧師教導會眾一同繪製家庭圖,找出誰曾經傷害過自己,卻沒有聽見說有牧師教導會眾一同繪製家庭圖,找出誰是自己的受害人?然後向神悔改認罪,又請那些曾經受自己傷害的人原諒自己?

即使中國人的傳統智慧也說﹕「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不是「吾日三省他身,為吾謀而不忠乎」,也就是說,不要追究別人怎樣傷害自己,反之要求自己,不是要求他人。

聖經教導我們「各人應當察驗自己的行為」(加六4),我們卻是「察驗父母的行為」和「察驗別人的行為」,這正是耶穌所說的「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粱木」(太七3)。

挑撥離間、破壞家庭

聖經和普通常理都告訴我們「凡管教的事,當時不覺得快樂」(希十二11)。我們對自己童年所受的「管教」,是否多多少少仍懷著「不願受教」的心情呢?或者不能忘懷他人的錯處呢?現代的心理學理論是否煽動了人與人之間的憎恨呢?

TIME》報導,最近幾年,新興一種抑制的記憶治療(repressed memory therapy),「案主最初並不記得這樣的事情,但是治療後卻記起很多童年事件,譬如被人性虐待或者被迫參加撒但教儀式。」[v]「這種"治療"為千萬的家庭帶來極大的破壞,無法調解」,因為它為人誤斷童年時受到的虐待(性方面的或其他方面的),甚至用催眠術、鬆馳技術、引導影像法,去尋找據稱曾發生過的撒但教的虐待等等。[vi]

雖然不是每一個個案都用催眠術去尋找已經忘記的「往事」,但是告訴任何人,或者說服任何案主,他是「不健全家庭的受害人」,已經足夠影響家庭關係。

我在電腦網路上見過一個叫做 PACTParents Against Cruel Therapy)的組織[vii],他們的兒女都是因為聽信心理治療員的話,認為自己年幼的時候被父母傷害過,所以和父母斷絕關係,甚至控告父母,父母只好聯合起來抗議心理治療之害。

敬勸大家放棄原生家庭探討。

扭歪神學思想

因為這些新的「科學」發現,我們從前都是罪人;現在都是受害人。聖經本來是我們的生活原則;現在心理學才是我們的生活原則,聖經卻是用來附和心理學,或者增加我們的自尊/自信。聖靈本來光照我們的罪,叫我們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約十六8);現在聖靈為我們光照別人的罪,叫我們不必再自責。耶穌本是我們的救主,洗淨我們靈魂中的罪惡;現在耶穌是心理治療者的助手,幫忙醫治我們潛意識和無意識中的傷痕。從前講台上講的是「孝順父母」和「彼此饒恕」;現在講的卻是「不健全家庭」和「父母傷害」。從前基督徒所關心的是怎樣過一個聖潔的生活;現在關心的是一個健全的心理和一個良好的自我形像。請讓我為這樣的「神學」寫一首新歌,調寄奇異恩典﹕

奇異恩典,甘甜溫暖,原生家不健全;

前我受創,今主療傷,自愛自信自尊。(一笑)

 

已經落伍

U. S. News》報導說,現在很多醫生都從生理方面著手解釋心理問題和精神病,譬如上一代認為精神分裂(Schizophrenia)是因為母親冰冷無情所致,因為媽媽潛意識中並不想要這個孩子之故,現在全國的人都要為媽媽們洗脫這個罪名,因為這個理論是沒有根據的,這些佛洛伊德老古董已經落伍了,現代精神醫生一般同意這是一個腦部的毛病,而且和遺傳有關。[viii]

最近《Newsweek》有一期專門討論兒童心理和生理發展,其中報導說,現在很多父母都相信性格是與生俱來的,「是天性?是教養?我們是否被我們的遺傳基因所控制?…似乎是如此,大有可能是如此。」當然,該文章並沒有否認教養方法有一定程度的影響。[ix]另一篇文章說﹕「雖然有很多證據證明早年的重要性,一些研究人員爭論說,成年後的經歷和孩童時期一樣重要。他們說,同輩比父母的影響更重要」。[x]

心理學理論向來隨著時代、隨著專家而改變,可見這些理論並非真理。以後如果有專家到你的教會去演講,教導人分析原生家庭的不良影響,請你告訴他,他的理論已經落伍了!

 

新紀元事物

最叫人震驚和擔心的是﹕新紀元交鬼的人所獲得的邪靈教導中也有這一套!新紀元交鬼者所交上的鬼靈 Lazaris 說﹕「佛洛伊德是對的,我們潛意識中的推動力來自我們童年的經歷,你可以用解夢、變異意識狀態、和心理分析去測量它。」[xi]「你的內心幼童(Inner Child)沒有獲得足夠的愛…有些人繼續將生命中的其他人視作父母,讓自己可以重活那多年前的童年,很多人在男女的關係上是在尋找一位母親」。事實上,他們把所有人視作父母,可是對方卻沒有興趣扮演你的父母,故而產生各種人際問題,於是鬼靈建議用冥想的辦法去讓內心幼童得到愛。[xii]另一方面,《家庭會傷人》的作者教人繪製三五代的家庭圖,尋找誰曾經傷害自己,此外他也說﹕「我們也透過各種冥想和心像(imagery)來接觸我們內在的孩子。」[xiii]你能不驚訝於二者的相似嗎?

使用催眠或冥想去尋找往日的創傷,然後使用同樣的技術去療傷,是現在常見的事,基督徒心理治療員甚至在催眠下召來「耶穌」,幫助療傷。這是嚴重的事,基督徒不可掉之以輕心。

 

結語

如果我們是父母害的,他們是祖父母害的,祖父母是曾祖父母害的……這樣推想下去,上帝豈不是第一個害人者?但是,如果這方面的心理學理論是錯的話,那麼,誰才是真正的害人者?

弟兄姐妹們,與其浪費時間去探討原生家庭,不如花時間在神面前追求長進。

 

後記

《心理學偏離真道》寫成之後,我還是不斷地看見對「原生家庭探討」不利的話,但是已經來不及搜集在書中,下面是一個好例子﹕

當中國基督徒心理學家們正努力推動原生家庭探討,教導大家怎樣尋找傷害自己的人的時候,Gary Collins (從前邱清泰博士帶來中國教會推動心理學的美國名基督徒心理學家)居然承認﹕「我們以為從前的經歷帶來今天的問題,所以幫助別人的最佳辦法就是來一個『考古旅程』」,從當事人的背景找出他們的問題的原因,我們以為只要找出原因,當事人就可以自動康復,「這是一個不錯的理論(雖然耶穌從沒有使用這個辦法),但是我們知道這不是常常有效的。我們大部分人都認識一些人,他們花很多的錢去見輔導員,輔導員鼓勵他搜查往事,但是這些人一直在探索往日,從不往前行,所以也沒有什麼進步。」Gary 同意聖經的話﹕「忘記背後努力面前」(腓三13),表示我們應該往前看,不是繼續考古 。[xiv] 我非常欣賞Collins 的真誠,希望中國基督徒心理學家們學習他的榜樣,放棄這個不合聖經的教導,也請全中國教會棄絕這個道理。

 


[i]林國亮,原生家庭探討,錄音帶#4 [ii]Ann Landers advice column, San Jose Mercury News, Nov 17, 1999, p.15E. [iii]叛逆後的成熟」,愛家雜誌,第六卷,第十二期,p.10-11 [iv]黃維仁,「基督徒可用心理學嗎?」,使者9-10/97p.41 [v]Leon Jaroff, “Lies of the Mind,” TIME, November 29, 1993, p.52-59. [vi]克伯、韋爾登著,逸萍譯,自尊、心理學與康復運動的真相(香港﹕天道書樓,1998),41 [vii]http://www.angryparents.net/  [viii]Wray Herbert, “Politics of Biology,” U. S. News & World Report, April 21, 1997, p.74. [ix]Thomas Hayden, “A Sense of Self,” Newsweek, Fall/Winter 2000, p.57-62. [x]Berry Brazelton & Stanly Greenspan, “Our Window to the Future,” Newsweek, Fall/Winter 2000, p.34. [xi]Lazaris, Lazaris Interviews, BookI (Beverly Hills, CA: Concept: Synergy Publishing, 1988), p.63. [xii]Lazaris, The Sacred Journey: You and Your Higher Self (Palm Beach, FL: NPN Publishing, Inc., 1988), p.118-119. [xiii]約翰.布雷蕭著,鄭玉英、趙家玉譯,家庭會傷人(台北﹕張老師文化,民82年)p.287 [xiv] Gary Collins, “An Integration View,” in Psychology & Christianity, eds. Eric Johnson & Stanton Jones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2000), p. 118-19.

 

 

 

回「泛濫到處的流行心理學的錯誤」頁

回主頁

 ©Copyright 2005.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