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新紀元 江湖技倆 )和基督徒

張逸萍  

     

NLP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哇!好一個有學問的名字。中國人把它翻譯為「身心語言程式學」、「精神語言學」、「大腦語言程式學」、或「神經程式語言」等。無論如何,「Neuro」使人聯想到腦科醫學,「Linguistic」當然就是語言學,而「Programming」也讓人感到它和電腦軟件程式有關。豈不是集醫學、文學、科技之大成?人類智慧的精髓?誰能 不被它唬著,而肅然起敬?

事實上,有一位基督徒NLP師,Michael Hall,表示說﹕「當我發現這門學科是集合語言學和電腦程式學,從中發展而來;它討論到人大腦怎樣處理資訊,將資訊貯存於『程式』(信念、想法等)中,這正 [ 回答了 ] 我很多對『認知』方面的問題。於是我馬上學習,然後從事NLP,進而成為高級NLP師,又訓練別人使用它。[i]

高深的學問!

不單「NLP」這個名字令人配服得五體投地,NLP的書籍中,也常常有很多聽似高深的行話。

例如,NLP講及「心錨」(Anchor),意指一個刺激,會引出某樣特別的反應。[ii]又例如,「和諧一致」(Rapport)的意思是自己能和他人建立信任和交往密切的一種關係。[iii]

NLP書中,偶然甚至出現一些高深數學樣子的符號。例如﹕<VeKeAeOe> < ViKiAiOi >[iv] 原來是指視覺(V)、感受(Kkinesthetic)、聽覺(A)和嗅覺(O)。上標的「e」代表外來的刺激,「i」代表內在的感受。

將這些高深名詞和符號解碼之後,神秘面紗就被揭開了——沒有腦科醫學、沒有電腦工程、甚至沒有語言學。

但是,NLP 到底各指什麼?我發現有一本書解釋得最顯淺。作者說﹕N 指人的神經系統(如視覺、聽覺、味覺等),怎樣處理人的經驗;L 指人使用語言,向別人表達自己的經驗;P 指人怎樣將這些經驗編碼,如果人明白這些程式,就可以將自己和他人的經歷解碼。[v]

然後她再詳細解釋說﹕N就是說,一個人的體態語言會洩漏一個人心中在想什麼,這些思想自然會送出暗號。[vi] L 的意思就是,成功在乎人的溝通能力,所以要學習怎樣改進說話技巧。[vii] P 其實就是學效其他成功人士之意,模仿這些人的思想、語言、行動。[viii]

可是,這些編碼或程式是怎樣的?讓我們現在來看幾個例子﹕

幾個例子

1。刪除、寵統、歪曲

NLP 開山先祖 Richard Bandler  John Grinder 書上有一個例,他們認為很多人的談話都容易落在三類型中,就是刪除deletion)、寵統generalization)、歪曲distortion)。[ix]

乍眼看去,似乎是常理,再想,應該還有第四類﹕增添(addition),加鹽加醋之意。NLP師們可能解釋說,增添是歪曲的一種。那麼,難道刪除就不算歪曲?可見NLP理論本身就是刪除、寵統、歪曲。

Bandler Grinder 說,如果當事人講話有「刪除」的問題,作為心理治療師,有責任把所刪去的部分找出來。譬如當事人說﹕「我很害怕。」治療員可以問﹕「害怕什麼?」但效果不如問說﹕「你試說﹕『我害怕我的父親』,看看是否適合你的情形。」作者們認為,這樣就可以找出深處的真相。[x]

這樣的做法,似乎很有智慧,但這正是心理治療的問題。首先,當事人可能心亂如麻(正因如此,他才會去見治療員),所以自己無法整理清楚自己的思想和感覺,而且他可能同時害怕很多人和事。他可能做了虧心事,甚至犯了法,所以一面害怕對方尋仇,又害怕警察捉到,又擔心以後沒有朋友,又或者帶來經濟損失,或者他的良心也在控告他。當然,如果這人的父親知道,也會把他臭罵一頓。既然治療員問及父親,當然,他會說﹕「對,正是如此。」這樣就誤導了當事人。

還有更嚴重的一點,這治療員是在提示,當事人的問題來自父親。在今天的心理學中,這理論似乎是一個「放諸四海而皆準」——人人都是不健全家庭的受害人!如果當事人聽信治療員的提示,不但他的問題沒有解決,而且他的家庭關係也同時被破壞。

2。視覺、感受、聽覺、和嗅覺

            NLP 認為,有些人比較多使用他的視覺,另一些比較注重感受,一些使用聽覺,還有使用嗅覺的。所以,如果留意人怎樣用字,可以辨出他是哪一類人。[xi]

            NLP Steven Lankton有一個例子﹕

丈夫﹕If you can’t see my point there’s no need to go on talking.

妻子﹕I feel like you’re pushing me away.

丈夫﹕That’s not what I see; I see you acting dense.

妻子﹕I am so fed up with your cutting remarks! I always feel hurt.

Lankton 解釋說, 從上邊對話可見,丈夫留意視覺,妻子注重感受。[xii] 我無法把這一段對話翻譯為中文,因為如果譯了,「see」就不是「看見」,而是「明白」!因為這不過是修詞學,並非人的大腦使用什麼來代表他的經驗!

修詞學和文化有關,也許看得出人的學養,我卻非常懷疑,它可以顯示人的大腦怎樣活動。讓我舉個例,如果我用英語講「I smell trouble.」,並不表示我注重嗅覺,因為我會用中文說﹕「我意識到有麻煩。」又如我用英文說﹕「I’ll be in touch with you.」,我並非注意觸覺,因為當我用中文講話,我說﹕「以後再聯絡。」

            中國人的文學精深,形容詞豐富,聽覺視覺等等全都用上。若我使用「如雷貫耳」來形容人的名氣甚大,這不表示我是一個重聽覺的人;若我說一個年幼無知的人「乳臭未乾」,我沒有用我的鼻去嗅這人;如果我說某人講話「甜言蜜語」,我是描寫他講話怎樣動聽,我並非使用味覺來嘗他的話。如果我常常使用各種修詞學,運用聽、視、嗅等等感覺,這只是表示我中文程度還不太差勁。呀!當然,還有,也表示我同時使用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這一點絕對沒錯。

            結論﹕常理不如。

3。「眼碌碌」

            NLP 又有一個理論,我暫且稱之為「眼碌碌」。這是我第一個留意到的理論,因為很多NLP書籍都提及它,甚至繪圖解釋。[xiii] 這理論說﹕觀察人眼晴的滾動,你可以知道他怎樣處理資訊,明白他當時內心的活動,於是你可以根據他的方式,知道怎樣和他溝通。[xiv] 至於怎麼滾動,怎麼解釋,不同的NLP 書籍,有少微出入。現以NLP Sue Knight 的講法 [xv] 為例說明﹕

眼球滾動方向﹕

含意﹕

右上

人在構想一個視像

左上

人在回憶一個視像

向右橫視

人在構想一個聲音

向左橫視

人在回憶一個聲音

右下

人在留意自己的內在覺受

左下

人在自言自語

直視,但不集中

人在回憶或構想視像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同意這樣的講法,我自己則無法相信!如果一個人同時回憶一個視像,和與視像同來的聲音,又留意自己的感受(譬如,他回憶一次面對一隻巨大的惡犬,想到牠張牙舞爪的樣子、聽到牠兇猛的吠叫聲 、又想起自己當時慌張的感覺),這人的眼晴豈非不斷在「碌來碌去」?

我稍微留意了自己和別人,我發現,如果我眼晴會上下左右地轉動,是因為實在有吸引我的東西,譬如有一隻可愛的小貓或小狗走過,我的眼晴就會隨著牠。如果你和一位年輕小伙子談話,他突然眼晴轉到別的方向,大概是因為有位美若天仙的少女在旁邊出現,除非他已經做到目不斜視。例子太多了!

            相反的,當我回憶或沉思,無論是聲音,或是視像,我的眼晴不會到處滾動,卻是停下來,它可能向前、向左、向右,視乎當時情形。

            一個人的體態語言也和文化、個性、習慣有關。曾經有記者訪問微軟的創辦人Bill Gates,他說﹕「當他沉思,他的身體前後搖擺;當他談話,老是踱步。」[xvi]有多少人沉思時前後搖擺,談話時踱步?可惜這記者不懂NLP,所以沒有留意他的眼球怎樣碌來碌去!

            這些理論可信嗎?到底有沒有科學根據?

科學?可信?有效?

            除了上邊這三個例子,NLP書籍中還有很多我無法信服的理論。事實上,我見過很多世俗評論者也都對NLP毫不客氣。我參閱了很多有關NLP的書籍、文章、網站,雖沒有將所有文獻盡讀,但我已經能歸納出一個原則﹕似乎稱讚NLP的人,總是NLP師之類的人;否則都攻擊它。

            當然,靠NLP吃飯的人會告訴你NLP有神奇功效。例如,Bandler 揚言, NLP可以治愈腫瘤和長期心理毛病,所需要時間比正統醫學短得多; NLP又能幫助他對別人的動機,撩如指掌;NLP還可以給他這樣的能力,他不必和一個女人有身體接觸,就可使她達到性高潮;他曾經用九十分鐘的時間,治好一個性無能和長期有毒癮的人;他還可以叫一個已經腦部死亡的人又活過來。[xvii]

NLP Anthony Robbins 說,他在美國陸軍曾經有一次非常成功的經驗。他聲稱自己能將任何訓練課程的時間減半,同時提高受訓者的成積,於是一位將軍讓他將一個訓練軍人射槍的課程縮減。他自己從未學過使用手槍,他的伙伴 John Grinder 總算懂得使用手槍,卻不能出席。於是 Robbins 首先改變自己的信念,對自己說﹕「我能」,然後他花時間觀察幾個最好的槍手,找出他們的成功秘訣(心態和身體姿勢)。於是 Robbins 設計了一個一天半的課程,訓練新手。結果?參加者百分百成為合資格槍手。就是說,比傳統的四天課程成功率高出四倍。一位陸軍上校稱之為「第二次大戰以來射槍訓練的最大突破。」[xviii]

            聽了這兩個故事之後,是否叫你決定馬上學習NLP?且慢,請再聽其他人的話﹕

一群心理學教授合寫一本專門指出心理學中的偽科學的書藉,該書表示﹕NLP是「未經證實的治療辦法。」[xix] 而書中討論NLP的編幅不多,可見NLP在學術界不受重視。一位心理學教授,寫了一本專門指出荒謬的心理學理論的書,作者報導,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 和美國陸軍都曾經調查它,都表示,NLP的理論沒有證據,也沒有證據支持它的效用,而且NLP師們也從來沒有任何研究,可以證明他們的宣稱可信[xx]

香港中文大學心理學系副教授陳天祥說﹕「有些信徒甚至是牧者卻輕信一些沒有經過考證而類似心理學的方法。這些類似的方法,既沒有理論基礎,其有效性亦沒有被驗證,我們應提高警覺……包括九型性格及NLP,都是正統的心理治療所不會接受的。」[xxi]

網路上有一個 Skeptic Dictionary 的網站,從理智角度評論數百個邪術、神秘、靈異、偽科學、或江湖騙術的事物。NLP榜上有名。該網站的文章表示,NLP完全沒有科學證據,沒有效用,一派江湖口吻[xxii] 換一句廣東俗語講﹕「靠滾。」Psychic Investigator 組織亦報導說,美國陸軍曾經研究NLP,認為它沒有科學證據。[xxiii]美國癌症協會報告,National Register of Health Service Providers 139位心理學家都表示NLP可疑。而且有研究指出,眼球滾動理論(上文的「眼碌碌」)和人的精神過程不一致。[xxiv]

            最叫我驚訝的是網路上的Wikipedia 百科全書對NLP攻擊不遺餘力。作者引述了很多心理學家,包括 SharpleyDruckmanLilienfeldDrenth 等人的研究,表示NLP是偽科學,沒有證據證明它的前設或方法可信,也沒有證據證明它有效。[xxv]

            因為NLP在美國並不流行[1] 所以我找不到很多基督教網站或組織討論它,只找到一個基督教網頁,批評它為心靈控制。[xxvi] 又有一位作者認為NLP企圖操縱人,不道德。[xxvii]

一篇書評表示﹕某NLP書,沒有科學研究證據,完全基於軼事趣聞,不值得購買和閱讀。[xxviii] 沒錯。讀NLP書籍,我看不見任何註釋,其中的「成功」故事也沒有出處可考。的確,全是軼事趣聞!

香港「心自寬輔導中心」的葉萬壽報導,學習了NLP之後,「開始明白為何NLP在講求實際的成效的北美如斯受歡迎」,雖然在大學裡學不到,「本港教會界亦批評NLP徒有技術而沒有道」,但他認為NLP「超越了過往不同認知心理學或記憶心理學,特別在利用不同神所賜的內感官來協助記憶上,讓人認識神創造的奇妙和偉大,只是人類過往在這方面的認識並不足夠……一切美善之物都由我們造物者賜給我們的。」[xxix]

我想,如果我們要求NLP有聖經根據(有道),那是要求太高太苛刻了。事實上,心理學本身就與聖經真道無涉。但葉先生說,它在美國大受歡迎,我自己身居美國,我可以告訴你,在美國難得聽到NLP這個名字。至於它是否一個有效的技術,一如葉先生所言,從上邊的評論可見一班。最後,如果 NLP 是沒有證據的偽科學,它怎麼可以「讓人認識神創造的奇妙和偉大」,如此套用屬靈話語,叫我倒胃。

葉在一篇新版本的「我對NLP的評價與信仰反省」中表示﹕「所有原始的知識(未經推論的知識),都不會和基督教信仰有衝突,有衝突的,往往是人推論出來的知識。[xxx]什麼是「原始的知識」?試想,蛇曾經對夏娃說﹕「你們喫的日子眼晴就明亮了」(創三5)這豈不是最原始不過的知識,而是真實的,因為「他們二人的眼晴就明亮了」(創三7),但這個真理是從神來的嗎?當然不是。其次,NLP 和其他偽科學是「原始的知識」嗎?上邊所講的例子(如「眼碌碌」理論),如果根本是沒有證據的虛構,算是那一門的知識?

            NLP對人有益處嗎?我想最得益的是開班教 NLP的人。葉萬壽告訴我們,NLP課程的收費都非常貴,只有他的便宜。[xxxi] NLP Robert Dilts 所開設的 NLP University [2] ,三星期的基本課程,收費 $5,490美元;[xxxii] 三星期的高級證書班,收費 $5,375美元。[xxxiii] 同時,加州柏克萊大學一學期的收費,包括學費和雜費是 $4,192.25 美元(非加州居民另計)。[xxxiv]那麼,你我就可以明白,為什麼NLP師們這樣成功?又可以明白,為什麼有人放棄教授催眠術,改教NLP       

NLP和新紀元運動

1。與新紀元事物為伍

我們現在必須先從NLP的源起說來,NLP John Grinder Richard Bandler 二人在二三十年前,以 Fritz Perls 的「完形治療」(Gestalt TherapyVirginia Satir 的「家族治療」(Family TherapyMilton Erikson 的「催眠治療」為典範,發展的一套理論和技術。催眠術是新紀元邪術,想不必詳加解釋,如果還有人不知道,請參見拙作《心理學偏離真道》第十五章。「完形治療」是一個帶有新紀元味道的治療學派,它被包括在人類潛能運動中。[xxxv] Virginia Satir 亦推動新紀元觀念。[xxxvi]

所以我們也常常看見 GrinderBandler 和晚輩們,都涉足新紀元事物﹕Bandler 教授 火(FireWalk)[xxxvii] Grinder Bandler 的得意門生 Lankton [xxxviii] 使用催眠術;[xxxix] NLP Joseph O’ Connor 在他的NLP書最後部分,有一段討論冥想。[xl]

台灣的「赫威思專業訓練中心」教授NLP 同時開設氣功,催眠、靈氣,和一些算是新紀元心理學的課程。[xli]香港的「整全生活中心」也一樣,開設NLP班,還有催眠治療、水晶治療、靈氣治療、氣功治療,[xlii]這些全部都是新紀元技術和新紀元治療!

在中國教會開班教導NLP的葉萬壽,曾經長期開設催眠證書班。他在一篇介紹 NLP 文章中說﹕「從基督徒的角度來說,NLP 強調與內在潛意識對話,操練入靜入神」然後他形容自己的經歷,在默想中,上帝告訴他頸痛的原因,並醫治他。[xliii]「入靜入神」就是冥想狀態!(還有一點令我萬分惶惑,葉先生到底和誰在對話?上帝?他的潛意識?他的上帝是否就是他的潛意識?)

2。觀想

            NLP雖然不是明顯的新紀元事物,但我們不難從NLP書籍看見「觀想」(visualization)的教導。觀想是最典型、最流行、名字最多、也是最少人知道它是新紀元的一種技術。[xliv]

            Grinder Bandler 曾經有一個例﹕治療員讓當事人面對一張空椅子,指示他閉上眼晴,集中精神,讓自己在「心靈的眼晴」中看見這張椅子,又使用形容詞,將他的頭痛人格化,治療員繼續指示他深呼吸,同時「看見」頭痛從他的鼻孔漩出,離開他的身體,坐在椅子上。[xlv]

            NLP Doug Sauber 建議人為自己定下計劃,「渡假計劃、事業計劃、教育計劃、運動計劃,多多思想、觀想,使用你心靈的眼晴去看見你的計劃展開。」他再三地說﹕「有什麼計劃?觀想它。」[xlvi]

            一本新紀元詞典給觀想下一個定義﹕「觀想就像觀看一樣,但不是用肉身的眼晴,用的是心靈中的眼晴,或者想像,使用腦中掌管思想、記憶、主意、和主觀的那些部分。」[xlvii] NLP師給觀想的定義也是﹕「用你心靈的眼晴去看。」[xlviii] 上邊兩個例子豈不正適合這個定義?

            網路上有一個網站,叫做「電腦靈媒」(Cyber Psychic[xlix],在它的網頁上,解釋積極思想(觀想的另一個名字)說﹕「當你晚上準備入睡,身體比較放鬆,腦部容易放射阿拉法腦波的時候,將你的心願變成一幅圖畫,不管你切望的是身體健康,一棟房子或者是減肥,把這幅圖畫盡量想像得迫真清楚,最好加上顏色,聲音和感情,而且相信它是真實已經發生了的事情,每天這樣做,不必等多久,你的願望就會變成真的了。」

            請問NLP師的教導和靈媒的教導有什麼不同?

3。新紀元思想

            除了觀想技術之外,NLP建基於新紀元思想。任何人留意NLP的前設,[l] 都能明白它包括﹕

1)人本主義——NLP前設之一是﹕「每人都已經具備使自己成功快樂的資源。」 就是說,任何人能做任何事,而不管在任何時候,人們總是傾向做對自己最有利的選擇。這正是人本主義,也是新紀元人類潛能運動的基本前設。這運動的問題在於﹕首先,不認為人需要神的幫助;其次,為了提升自己的能力,他們運用新紀元邪術。[li]

2)人性本善——另一前設是﹕「每個行為的背後都有正向的意圖。」太清楚了,這就是說,人無論做什麼,他的目的都是善良的。NLP O’Connor 說﹕「如果我們認為某些行為是負面的,那是因為我們看不見其目的,所以,甚至自殺也有一個正向的意圖。」[lii] 這句話不但告訴我們,人性本善,而且也告訴我們,沒有什麼對、錯、道德。

3)真理相對——還有一個前設﹕「只有由感官經驗塑造出來的世界,沒有絕對的真實世界。  」(The map is not the territory.)這個道理可說是模仿康德的哲學。假若我們不可能認識真理,只能知道自己的感受,難道NLP師們可以例外?無論他們發表什麼理論,也不過是他們自己的感受,不是客觀真理。這是一個循環邏輯!

4)實用主義——高舉真理相對的人通常最強調道德相對。如果沒有絕對道德標準,那麼,自己的利益是最重要的。NLP的基本前設包括「有效用比有道理更重要。」,又表示﹕「沒有失敗只有回饋。行不通,就換個方式。」動機和方法不重要,重要的是效果。這就是實用主義﹕「只問成功、不擇手段。」(請勿忘記 NLP 的效用問題。)

效法成功人士?

            NLP Knight 在某公司為一群工程師開班,起先反應甚差,工程師們都表示沒有興趣、不耐煩。她發現同事查理卻甚受歡迎,於是她觀察查理的作風,然後設法模仿。據她所稱,結果學生對她的態度開始有好轉。Knight 說,這就是NLP[liii] 正如文首的解釋,NLP就是將成功人士的思想、語言、行動解碼,然後複製他們的程式,好讓自己成功。

            基督徒的人生目標不在乎成功,這一點毋庸贅言。但我們還要問,成功與否,是否在於一個人的溝通能力和體態語言?當然不是,除非這人完全「靠一張嘴食飯」!Knight 的教學還需要有內容,我相信她教的是一般勵志性的課程,所以,課堂上的表現比較重要;如果她教電腦課程,則是內容重要。上文提到 Bill Gates 沉思時前後搖擺、談話時踱步,如果模仿他這樣做,你就可以成為一個成功的電腦創業者嗎?

            基督徒應該模仿他人嗎?誠然,我們不可能完全不模仿他人,例如你我去學打網球,當然需要模仿老師。保羅亦說﹕「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林前十一1)但他是指心志和行為,不是指談話技巧和體態語言。聖經又說﹕「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 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羅十二2)。可見,基督徒可以模仿網球老師的姿式,卻不可效法這個世界的心態和思想。

            那麼,溝通技巧和體態語言呢?當聖經講到溝通,它不著重技巧,它說﹕「用愛心說誠實話」(弗四15)和「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太5:37)聖經不多提到體態語言,若是提及,多是負面的。例如﹕「無賴的惡徒……用眼傳神、用腳示意、用指點劃。」(箴六12-13)因為這樣就等於「多說」,是「出於那惡者」。

            基督徒應否效法催眠大師和一些新紀元心理學家?請你自己評量。

結論

            如果世俗評論者都嗤之以鼻,認為它是偽科學、不可信、沒有效用、帶有新紀元味道、心靈控制、不道德,基督徒應該怎樣看NLP?哪還用問?基督徒應該棄之如敝屣!如果還要花錢去學,只是表示自己沒有智慧,容易上當。如果有任何基督教機構或神學院開班教授,基督徒應該質疑整個組織。

 

=============================================

 

後記

            終於在拙作完成之後,我看見第一篇由美國基督徒寫的,批判NLP的文章。請見「PsychoHeresy Awareness Ministry」的鮑謹博士夫婦的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 & Psychoheresy 」(http://www.psychoheresy-aware.org/nlp-ph.html


 

[1] NLP很可能是,繼 EQ 之後,第二個心理學理論,在美國完全不流行,但在東南亞中國人中卻流行得大紅大紫。

[2] 不是一所真正的大學,只是名字而已。


 

[i] L. Michael Hall & Carl Lloyd, “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 And The New Age Movement From A Judeo-Christian Perspective” (http://www.godrules.net/NeuroSemantics_Articals_BobBodenhamerandMichaelHall_NewAge.html, June 2007 ) [ii] Joseph O’Connor & Ian McDermott, Principles of NLP (Thorsons, 1996), p. 145. [iii] Ibid., p. 148. [iv] Steve Lankton, Practical Magic: A Translation of Basic 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 into Clinical Psychotherapy (Cupertino, CA: Meta Publications, 1980), p. 39. [v] Sue Knight, NLP at Work: The difference that makes a difference in business (London: Nicholas Brealey Publishing, 1995), p. 4. [vi] Ibid., p. 13-14. [vii] Ibid., p. 36. [viii] Ibid., p. 69. [ix] Richard Bandler & John Grinder, The Structure of Magic I: A Book about Language and Therapy (Palo Alto, CA: Science and Behavior Books, Inc., 1975), chapter 3. [x] Ibid., p. 40-43. [xi] 例﹕John Grinder & Richard Bandler, The Structure of Magic II (Palo Alto, CA: Science and Behavior Books, Inc., 1976), p. 15. [xii] Lankton, Practical Magic, p. 42. [xiii] 例﹕Knight, NLP at Work, p. 17-18.; O’Connor & McDermott, Principles of NLP, p. 72-76; Lankton, Practical Magic, p. 41Anthony Robbins, Unlimited Power (New York: Fawcett Columbine, 1986), p. 129 等等。[xiv] "Practice: Build rapport by making eye contact.(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 GP (June 24, 2005): 35.  [xv] Knight, NLP at Work, p. 17-18.  [xvi] Lev Grossman, “Bill Gates Goes Back To School,” TIME, June 18, 2007, p. 47. [xvii] Bernard J. Leikind and William J. McCarthy, “An Investigation of Firewalking,” The Skeptical Inquirer, Vol. 10, Fall 1985, p. 27. [xviii] Robbins, Unlimited Power, p. 117-19. [xix] Nona Wilson, “Commercializing Mental Health Issues,” in Scott O. Lilienfeld, Steven Jay Lynn, & Jeffrey M. Lohr, eds., Science and Pseudoscience in Clinical Psychology (New York: The Guilford Press, 2003), p. 455. [xx] Margaret Thaler Singer & Janja Lalich, “Crazy” Therapies: What Are They? Do They Work? (San Francisco: Jossey-Bass Publishers, 1996), p. 167-176. [xxi] 陳天祥「看基督教與心理學」( http://www.psy-religion.com/viewarticle.php?unit=2&id=53[xxii] http://www.skepdic.com/neurolin.html (June 2007) [xxiii] http://psychicinvestigator.com/demo/Cults.htm (June, 2007) [xxiv] : http://www.cancer.org/docroot/ETO/content/ETO_5_3X_Neuro-Linguistic_Programming.asp June 07[xxv] http://en.wikipedia.org/wiki/Neuro-linguistic_programming (June 2007) [xxvi] Rick Branch, “Mind Control in the 1990’s: 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 (http://www.watchman.org/na/nlpexpo.htm , June 2007) [xxvii] Bob Hardiman, "What can I do with it? (NLP, part 2) (Neuro- Linguistic Programming)." Employee Development Bulletin, n54 (June 15, 1994 n54). [xxviii] Joseph Curran, "Consulting with NLP: 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 in the medical consultation.(Book Review)." Mental Health Practice, 7.7 (April 2004): 25(1). (A review on Consulting with NLP: 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 in the medical consultation by Lewis Walker) [xxix] 文林,「身心語言與教會事工」,《基督教週報》,第 2210 (2006 12 31 ) [xxx] 葉萬壽,「我對NLP的評價與信仰反省」(http://www.innerspace.com.hk/info_article_nlp00.html八月,2007 [xxxi] 同上。 [xxxii] http://www.nlpu.com/Practi.htm (June, 2007) [xxxiii] http://www.nlpu.com/Mastprac.htm (June, 2007) [xxxiv] http://registrar.berkeley.edu/Registration/feesched.html (June, 2007) [xxxv] 請見一些基督教討論新紀元運動的文獻,如 Religious Tolerance 組織網站(http://www.religioustolerance.org/newage.htm [xxxvi] Watchman Fellowship’s 2001 Index of Cults and Religions (http://www.watchman.org/cat95.htm) [xxxvii] Bernard J. Leikind and William J. McCarthy, “An Investigation of Firewalking,” The Skeptical Inquirer, Vol. 10, Fall 1985, p. 23-35. [xxxviii] Lankton, Practical Magic, book jacket back. [xxxix] Ibid., p. 57 & chapter 7. [xl] O’Connor and McDermott, Principles of NLP, p. 155-56. [xli] http://www.nlp-plus.com.tw/NLPp3.htm  [xlii] http://www.wholistic-centre.com/index.html  [xliii] 葉萬壽,「認識 NLP ——我對NLP 的評介於信仰反省」http://www.innerspace.com.hk/course/understand_nlp.pdf 2005& 葉萬壽,「我對NLP的評價與信仰反省」http://www.innerspace.com.hk/info_article_nlp00.html (2007) 都有提及。 [xliv] 請見拙作《心理學偏離真道》(Towaco, NL﹕生命出版社、台北﹕天恩,2004)第十三、十四章。 [xlv] Grinder & Bandler, The Structure of Magic II, p. 20. [xlvi] Mark Bricklin, "Learning from NLP. (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 to aid weight loss)." Prevention, 46.n12 (Dec 1994): 15(3).  [xlvii] Paula B. Slater & Barbara Sinor, Beyond Words: A Lexicon of Metaphysical Thought (Upland, CA: ASTARA Publishing, 1993), p. 264-65. [xlviii] Lankton, Practical Magic, p. 17. [xlix] http://www.hollys.com/cyber-psychic/ (June, 2007) [l] 請見﹕ http://home.kimo.com.tw/jimling2/NLP.htm http://www.inlpi.com/whatsNLP.html 等組織所列舉的。 [li] 請見拙作《新紀元的陷阱》(Petaluma, CA﹕中信,2001)第十六章。 [lii] O’Connor & McDermont, Principles of NLP, p. 41. [liii] Knight, NLP at Work, p. 8.

       

 

分享於:http://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148574505334393

 

 

 

 

回「心理學和新紀元運動」頁

回「中國基督徒需要批判心理學」主頁

回「為真道爭﹕護主頁

 

 

 ©Copyright 2005.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