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智?反什麼?反米缸?

張逸萍

 

前一陣在和幾個人在《時代論壇》辯論 ,後來我請他們證明心理學是上帝的普通啟示,一如他們所宣稱,於是我的對手們安靜了。

可是,我還未有機會思想和回答他們的一個指控——「反智」。我數了一數,我的對手們罵我「反智」至少四次,我還未有算那些跟在文章屁股後的短回應,還有一兩個啦啦隊部落格,和一個自由派討論網版,都未有算。他們都不斷地罵﹕反智啦!反智啦!反智就是反智!

但是,奇怪,我的對手們並沒有為「反智」下定義。讓我聯想起﹕潑婦罵街時,她只是怒目睁眉、咬牙切齒、氣急敗壞、不斷地說﹕「你個這衰佬……你這個死佬……」可是她不知道有需要去解釋,哪個「佬」、為什麼「衰」、怎樣「死」。

於是,我只好自行沉思揣測……什麼是「反智」。

========================================================

 

首先,「智」當然讓人聯想到「智慧」,但是根據聖經,智慧有兩種,第一種﹕「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箴九10);第二類是﹕「世上……將要敗亡之人的智慧」(林前二6),這樣的智慧叫人不能認識神(林前一21)。既然佛洛伊德等重要心理學理論發明人,多是無神論者,也有很多交鬼行邪術的(請見「心理學家的上帝觀、道德觀、冥想觀、性愛婚姻觀」)所以心理學當然算第二類。

「反智」就是「反對世上將要敗亡之人的智慧」。

 

其次,「智」可指「智力」,思考能力之意。人若有思考能力,怎麼可能接受佛洛伊德的「戀母殺父狂」?事實上,很多心理學理論都難以通過人的思考。

譬如,我在辯論時曾經舉的例﹕某教會名人說﹕女性中年時,要向世界去證明自己的能力,這時婚外情隨時都可能;而男性在早期對事業抱有很高的理想,到了中年,覺得沒有什麼突破,這時候便想回家。[1]讓我再舉一個例,另一位教會名人說﹕「乖乖牌」的孩子中,很多到了青春期發生「厭食症」和「暴食症」。[2]

這樣的例子甚多。請問那些稍微有頭腦的人能相信這些理論嗎?

「愚蒙人是話都信;通達人步步謹慎。」(箴十四15)通達人什麼意思?「心中有智慧,必稱為通達人。」(箴十六21

「反智」就是「反對愚蒙(沒有思考能力)」。

 

在這次辯論之前,我也遇見過一些以心理學為基督教信仰的人,其中有一個還是一個位牧師。此牧師在東南亞讀神學,中年以後才來到美國,所以和其他在美華人有點不一樣,他未曾正式上過美國的大學。有一次,我給他一篇批評自尊(self-esteem的《美國新聞》的社評看,他瞠目結舌,「哇,這是非基督教的雜誌?大學有得教的東西,有人不信的嗎?」另一位移民來美,也是未上過大學的姐妹,也曾驚奇地對我說﹕「神學院有得教的東西,可以不信的嗎?」

「反智」就是「反對盲目崇拜學術」。

 

記得從前曾讀過一個剛剛輔導畢業的人的見證,他痛心地說﹕那些反對心理學的人,是因為他們沒有讀過輔導,所以不明白;又因為不明白,所以害怕;既然害怕,於是反對。所以他結論說,反對心理學的人是文盲。

我想這人是說﹕我認得字,讀過兩本書,不但讀過中文書,我還看得懂雞腸,甚至讀過兩本雞腸書。如果有兩本洋文書都是這樣講,一定是真理。

老兄,盡信書,不如無書!事實上,真正有學問的人會知道,學者們常有不同意見,由其是心理學,多見不怪,請見﹕ 《流行心理學的50個大神話》,堶惘釩雃h例子。只有「半桶水」的人,才以為只有那些頭腦守舊迂腐的基督徒才會批評心理學。

「反智」就是「反對半桶水心態」。

 

呀!對不起!寫到這堙A突然發現,原來我的對手中有一個,曾經解釋何為「反智」,他說﹕「當自己發現不懂時,會承認不足……不是……聲稱自己憑常識或(錯誤)教會流行言論就可判斷那些事。」我這位對手講話相當婉轉,我明白他實在是說﹕「當你覺得心理學理論與常理有異,而且不合聖經,你不能自行判斷,必須以專家的意見為準。」這不是智慧,是奴才!是盲從!

「反智」就是「反對奴才主義」和「反對盲從主義」。

 

我對手的啦啦隊中有一個什麼「日記」的部落格,想這人是使用「反智」一詞次數最多的一個,也不能提出理由。我稍微讀了一下他的博文,才知道他第一次對我反感憎恨是因為讀了我評論「自愛/自尊/自信」的文章,驚訝不已,大概是他第一次知道有人批評這觀念,可能他一直以為這是一個鐵一般的事實、一個科學已經證實的真理、一個上帝啟示。

一般人不留意,所以不知道,我不奇怪,正如上邊講的牧師,就是這樣的人。但是,再讀他的部落格,才知道他自稱是大學教授,而且很可能是教心理學的。那麼,真是奇怪,一個心理學教授的知識,怎麼這樣落伍?自尊已經被學者推翻了好久,只有一些街邊流行心理學才繼續吹捧。心理學教授居然不知道?所以,我猜這人是井底大學的蛙教授。

「反智」就是「反對做個井底蛙」。  

 

辯論完畢之後,有一個人(不知道他是否我的對手之一),在電郵中對我說﹕世界上所有學問都有邪靈啟示,甚至神學中也有,如果因為心理學中有邪靈啟示而不接受心理學,是太偏激了。(換言之,他不否認心理學中有邪靈啟示,只是他認為無所謂,不必關心。)

一個力挺我的對手的人,在文章屁股後的短評論中指責我不應該把心理學邪惡化,力證輔導理論內容含有邪術,然後說﹕「如果從信徒是否受毒害來談論……其實我看不見心理學是特別邪惡的……」

「看不見」是否等於「沒有」?我希望他花時間一讀拙作,然後再發言。拙作《邪魔登講台》所提出的證據,我的對手們雖然無法反證,卻都蓄意不顧。的確,這是難以致信,卻是事實,所以鴕鳥政策不是良方。

「反智」就是「反對鴕鳥政策」。

 

我們最早一篇文章有五個論點。我的對手們起先拼命為自己的科學家身份辯衛,後來實在沒法證明心理學是科學,於是堅持心理學是上帝的普通啟示,但無法回答為什麼,所以安靜下來,辯論因而結束。但是心理學和新紀元運動現在界線難分這一點,他們起先提都沒有提,後來也沒有正面反證。

事實,心理學中有邪靈啟示這一點最重要(請見拙作《邪魔登講台》所陳列的證據),可是我的對手們若非實施鴕鳥政策,就是表示無所謂,或者只懂得說﹕太偏激了、太偏激了。(見上)

既然我的對手們無法否認心理學中有邪靈啟示,又極力爭辯說,心理學是上帝的普通啟示。那麼,他們就是說,上帝啟示即是邪靈啟示,這豈非極大的褻瀆?

「反智」就是「反對褻瀆」。

 

剛剛提到,我在辯論後收到一封電郵,來函者表示「神學中也有邪靈啟示」,我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神學。事實上,我猜想他是說﹕「聖經中也有邪靈啟示」。因為當我在辯論中,有好的幾個人表示,聖經有很多地方從異教文獻塈袹夾茠滿A言下之意,心理學和聖經一樣,都有邪靈啟示,不打緊。我明白他們提出的論點,都是自由派神學家用以攻擊聖經的理論。

所以,我相信,我的對手中有很多是自由派基督徒,所以他們對聖經的評價甚低,反之,對心理學卻是擁護有加,這是自由派基督徒的一貫作風……批判聖經表示有學問,批判心理學表示反智。

想我的猜測雖不中不遠矣。我的一個主要對手,是一位心理學教授,雖然他自稱有非常保守的基督教背景,但他主教的是催眠術!(若有人不知道催眠是什麼,請見拙作「催眠術(聖經所稱的迷術)」)此外,其他幾位對手,雖然沒有表白信仰,我也有點懷疑他們支持進化論和同性戀。這些都是福音派基督徒不能接受的。

對手的啦啦隊中有一個討論網版本是「環球一神教」(Unitarian Universalist[a] 的地盤,這個教派堶惘部u基督教」、佛教、印度教等等。我的催眠教授對手也曾在此地舉行一系列的演講。我的對手的同情者中有一個是某大學的「宗教哲學系」教授,該學系埵部u基督教」、佛教、各種宗教,就像環球一神教一樣。

當我問為什麼我們不把摩門經等帶到教會來,只有把心理學帶來,有一個文章屁股後的評論者說﹕「可以抽取其中好的部份帶來教會的……我從來就覺得不應該視其他宗教如洪水猛獸。」想他也來自環球一神教,至少是自由派基督教。

我卻是一個保守的基要派信徒,大家信仰不同,對聖經的觀點不同,自然也對心理學的態度不同,一點不奇怪。

「反智」就是「反對不純正的信仰和對聖經的錯誤觀點」。

 

最後,我的對手因為無法回答「心理學為什麼是上帝的普通啟示」而安靜下來,閉口之前,高呼求助,希望其他在教會內以心理輔導為職業的人幫忙把我擊倒。他說﹕「如果你們不願意 defense 自己的專業,請你們轉行好了。」

對了,這就是為什麼我的對手們對我如此痛恨,反擊如此猛烈的原因——關心他們的行業。

「反智」就是「有可能反轉別人的米缸」。

 

於是馬上有一位職業心理輔導應他的懇求,指責我不應該把心理學邪惡化,然後說﹕「如果從信徒是否受毒害來談論……其實我看不見心理學是特別邪惡的……運用聖經並不能保證純潔」,換言之,他不覺得邪靈啟示會毒害信徒,而且可能比運用聖經輔導更純潔。跟著第二個回應﹕「教會更多優質的基督徒諮商師/轉導員……是最好的回應。」

什麼是「優質」?把邪靈教導帶到教會是「優質」?比單單運用聖經來輔導更「優質」?賣花讚花香,不奇怪,但為了保護自己的米缸,勸導眾信徒接受含有邪靈啟示的心理學!……我不知道我的對手們能否在神面前良心無虧……

至於我,我若不努力警惕信徒,恐怕自己在神面前反是良心有虧,所以即使殉道,我仍然會努力。

「反智」就是「努力警惕眾信徒」。

我的對手們在「心理學中有邪靈教導」一事上的反應,讓我驚訝。我本想他們會大肆異議,沒有想到,他們並不質疑心理學中有邪靈的話,卻只說﹕(1)我看不見,不管,(2)無所謂,一樣是對人有益的,(3)其他學問,包括神學〔指聖經〕都有邪靈啟示!

 

 

 

(若有人想回應本文,請記得我們的約定,請先證明心理學是上帝的普通啟示。如果你必須修改普通啟示的定義,請證明心理學來自聖經中那位真神。否則,你們以後的論點的可信性就會大打折扣。)

 

======================================================== 

 

耶穌就上耶路撒冷去。看見殿裡有賣牛羊鴿子的,並有兌換銀錢的人,坐在那裡。耶穌就拿繩子作成鞭子,把牛羊都趕出殿去,倒出兌換銀錢之人的銀錢,推翻他們的桌子。又對賣鴿子的說,把這些東西拿去,不要將我父的殿,當作買賣的地方。他的門徒就想起經上記著說﹕『我為你的殿,心裡焦急,如同火燒。』」(約二13-17

 

耶穌進了 神的殿,趕出殿裡一切作買賣的人,推倒兌換銀錢之人的桌子,和賣鴿子之人的凳子。對他們說,經上記著說﹕『我的殿必稱為禱告的殿,你們倒使他成為賊窩了。』」(太廿一12-13

 

 

 

 

 



[a] 一般福音派基督徒都不接受環球一神教為正統基督教信仰。



[1]邱清泰,「中年危機下半場再攀高」,《家新雙月刊》,200811-12月,第四十五期,頁5

[2] 黃維仁,「親子之間」,《家庭百分百》,頁207

 

TO: http://tw.myblog.yahoo.com/jw!kjvBKmieHx71w_HCyrHw/article?mid=44&prev=34&l=a&fid=1

 

回主頁

 ©Copyright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