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望烏托邦的「正向心理學」

張逸萍

 

 

 

正向心理學(Positive Psychology)果然正向,它給人的印像是——陽光、正氣、積極、健康,至少從人本的層面去看它,的確如此。但是,從基督徒的角度看呢? 

這派心理學是繼人本主義心理學(Humanistic psychology)之後出現的。時間不長,可算最新的心理學學派。代表人有馬丁·塞利格曼(Martin E. P. Seligman)和米哈里.契森米哈里(Mihaly Csikszentmihalyi)等等。此派系的使命就是用科學辦法,研究怎樣擴展人的力量和美德,以至達成「美好生活」。[1] 兩位代表人給正向心理學下了一個定義——一門科學,關於積極的主觀經歷,正向的個人品質,和能改善生命品質、預防因生命乾燥無意義而產生病狀的良好公共團體。[2]

 

三個研究範疇、三個工作目標 [3]

所以,正向心理的研究範疇是﹕ 

1)正面情緒——快感、自信、樂觀、滿足感、和平等等。

2)能力、長處及美德——這些能力和長處包括:良好的人際、社交能力、創造力、希望、勇氣、同情心、自制能力等等。

3)支持和發展人的能力及長處的各種支持系統或組織——家庭、學校、社會文化、言論環境等。  

順理成章,他們的工作有三個目標﹕ 

1)快活的人生——能夠成功在生活中獲得各樣正面的情緒,包括快樂、自信、平靜、滿足等,便是快活的人生;透過實證研究各種正面情緒,發展有效達至及維持正面情緒的方法。

2)美好的人生——除了追求快活的人生外,在各種生活的重要環節上(包括家庭、人際關係、工作、子女管教等),建立長處和美德,達至美好生活。

3)有意義的人生——在快活的人生和美好的人生之上,追尋有意義的人生;運用個人的長處和美德,達至比更大的目標,生活便更有意義。 

 

二十四種美德 

塞利格曼表示,靠走捷徑而獲得的快樂,不是真正的快樂,反之,我們需要那些建基於個人的長處和美德的快樂,才是真實的快樂。[4]  

於是正向心理學家們列舉了六種美德和有它們所帶來的性格長處,共24種。他們並且表示,這些美德是誇文化的,世界各處的人都贊同。這就是﹕[5] 

1)智慧和知識——獲取和使用知識的認知能力,包括﹕創意、好奇心、胸懷寬大、喜愛學習、明察事理。

2)勇氣——面對外在和內在困難時,包含意志的感情力量,以致成功,包括﹕真實、勇敢、持久、熱情。

3)人道——涉及「照顧和善待他人」等人際關係,包括﹕仁慈、慈愛、社會智力。

4)正義——健康社區所建基的市民力量,包括﹕公平、領導能力、團隊精神。

5)節制——防止自己太過份的能力,包括﹕饒恕、謙遜、謹慎、自我規律。

6)超越——能和更大的宇宙連接的力量,並且因此得到意義,包括﹕懂得欣賞美麗和卓越、感恩、希望、幽默、宗教性。

 

上邊所列舉的美德和長處,大部分都是普通常理,合聖經的,但請注意,他的「宗教性」並非單指基督教,而是說﹕任何宗教信仰都會對人有好處。 

 

快樂方程式 

塞利格曼發現了一個快樂方程式﹕H = S + C + V [6] 

H」(enduring level of happiness,持久的快樂水平)——我們要尋找持久的快樂,不是從捷徑而得的短暫快樂。 

S」(set range,設定範圍)——是個人與生俱來的限度,主要是因遺傳而得,即使有特別情況叫他特別快樂,或特別不快樂,遲早他也會恢復本來的快樂水平。無論是人的基因、激素、文化的影響,有人似乎生來比較樂觀,另一些人則比較悲觀。 

C」(circumstances,情況)——就是影響人快樂水平的事件或情況。在這方面,心理學家們做了一些很值得參考的研究。他們的研究結果顯示﹕金錢和快樂似乎沒有什麼直接關係;婚姻和快樂有極大的關係;快樂的人通常有一個豐富而充實的社交生活;不幸事情發生,不一定叫人不快樂;年紀可能影響情緒的強烈程度;健康是否能影響快樂,卻多在於人的主觀感受;教育、種族、性別,都對快樂無甚影響。最後,有一件事是基督徒所樂意知道的——宗教信仰能叫人更快樂,因為他們更有能力面對失意的事情。 

至於「V」(factors you can control,你能控制的因素)——作者把它分為過去、目前、將來三部分。 

 

過去和將來的快樂 

人怎麼樣能對自己的過去感到滿意呢?首先,塞利格曼認為佛洛伊德派心理學叫人沉湎過去,故相信我們的童年經歷對自己有決定性的影響,以至對過去的事情心存苦毒。[a] 但他相信,這是一般性的過高估計,而且近年的認知心理學(Cognitive psychology)也放棄這一套了。所以他提出應付的辦法,就是感恩、原諒、忘記。[7] 你驚訝嗎?這些豈不就是聖經教導? 

至於怎樣對將來樂觀呢?塞利格曼認為,當我們面對將來,我們需要信心、希望、樂觀,才能有正向的情緒。但若當沮喪的思想來臨,我們相信自己無力應付,結果就悲觀。這時,我們必須為自己爭論。塞利格曼提出一些辦法,可以說服自己﹕首先,問自己,有什麼證據證明自己的悲觀信念(例如你的成積,在全班中最差)?屬實嗎?然後細看其他可能性,或引起原因。即便你的信念屬實,其含義是什麼呢?(例如,你是否因此不能找到工作?)最後問自己,這情形能改變嗎?怎樣改變?[8] 合情合理! 

 

目前的快樂——心流 

當正向心理學家們講到目前的快樂,突然風格轉變了! 

當塞利格曼談到目前的快樂時,他表示,目前的快樂除了是官感上的快樂之外,還有更高一層的快樂。於是他就提到「品味」(Savoring)和「正念」(Mindfulness)。品味的意思就是「意識到愉悅和故意注意愉悅的體驗。」[9] 至於正念,也是一個教導人專注於目前的技術,本來自佛教,請見﹕「Mindfulness(正念)」的解釋。最後,另一位正向心理學大師,契森米哈里,的「心流」(Flow)概念出場了。 

契森米哈里表示,世界上的大宗教和哲學家,都有他們控制意識的習慣。他們的辦法似乎不用頭腦,但終於釋放人,讓他和宇宙和諧。[10] 他解釋說﹕我們需要一個清楚目標,任何任務都可以成為這目標,外科手術、寫電腦程式都可以。有了目標,然後集中專注,就可產生心流經歷。深度專注於目前,結果憂慮容易消失了。此外,在心流狀態中的人表示失去自我意識,而且有超乎尋常的表現;也有說對時間的感覺扭歪了。[11]至於心流的後果,契森米哈里列舉﹕創意、高峰經歷、發展才能、增加生產率、提高自尊自信、減壓等等。[12]  

換言之,心流和人本主義的高峰經歷(Peak experience)無大分別,同是冥想狀態下帶來的、提升表現的神秘經歷;和宇宙合一、時間感覺扭歪,也是任何冥想技術的副產品。請見「神秘經歷的新名字﹕「高峰經歷」和「心流經歷/流暢經歷」」、「馬斯洛(Abraham Maslow)需求層次理論」、「冥想—倒空頭腦,先甜頭、後禍害」。 

有人對我抱怨說﹕「不要把所有的專注都視為冥想」。誠然,集中專注不等於冥想,基督徒也願意胸懷寬大;但是,心理學家們卻看得清清楚楚。例如,有一位說﹕契森米哈里的心流就是「一個出神恍惚狀態」(trancelike state);[13] 正念是常見的一種冥想形式。[14] 契森米哈里也表示﹕「瑜伽和心流極度相似。……我們可以視瑜伽為最早期和最有系統的心流經驗。」此外,契森米認為禪宗冥想和東方武術也可達到同樣目標。[15] 的確,心流等技術和冥想界線難分。        

本來正向的理論,終於有新紀元成分滲進來了。 

 

正向心理學的成積 

正向心理學家們怎樣幫助人快樂呢?塞利格曼有一個相當代表性的練習——叫做「三個祝福」(Three Blessing)。他建議﹕每天晚上,寫下三件進展順利的事情,和為什麼會順利。據他表示,參加練習的學生們,給這練習的評語是「改變生命」。[16] 

他和同人又表示,正向心理學幫助人有正面的情緒,而非單針對抑鬱的症狀。他們曾在各種情況下測試他們所提供的辦法的效力,例如在教室堜M臨床工作中,常有人報告說﹕「改變生命」。他們在網路上提供正向心理學的練習,可減輕抑鬱症狀六個月,相對於使用寬心藥,則只有少於一個星期的效用。網上的練習,對嚴重抑鬱的效用尤其顯著。[17]

可惜《哈佛精神健康通訊》(Harvard Mental Health Letter)卻有不同的評論﹕對正向心理學效用的評估,主要是——小的和短期的。所以,它可以輔助傳統心理治療,但不能替代它。大部分其他研究都是短期(有幾個是6-10星期,一個是三天),而且都涉及沒有被診斷為精神病患的人。所以,正向心理學的技術是否能幫助那些患抑鬱症的和其他精神病的人,現在仍不清楚。……說到底,人若發現自己的強項,或把焦點放在生命的積極面,不可能有害。[18] 

 

聖經怎樣講 

有一本正向心理學課本在結束時問﹕「心理學上的烏托邦是有可能的嗎?」作者表示若有足夠數量的人參與這個理想,應該是可能的。[19] 歷史上不斷有人提出達成烏托邦的辦法,可是我們看見烏托邦了嗎?當然還沒有!基督徒明白——人心必須先改變,罪性必須被對付。 

那麼基督徒怎麼評論正向心理學才對呢?

 

(一)立志為善與行善 

上邊提到的二十四個美德,如感恩、饒恕、正義、勇敢、仁慈等等,哪一個聖經沒有?全部都有!任何對聖經有基本認識的人都可以知道。可是行善的力量何來? 

塞利格曼轉述了一個饒恕的五步辦法,叫做「REACH」。「R」(recall,回想)「E」(empathize,同理心)「A」(altruism,利他主義)「C」(commit to forgive publicly,承諾公開原諒)「H」(hold onto forgiveness,守住寬恕)。這個辦法聽來沒錯,但塞利格曼順帶地說﹕「雖然不是容易和快速」。[20]正是如此,悲歎「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羅七18)的,豈止保羅一個?

 

(二)行善力量來自神 

所以耶穌要來釘在十字架上,叫「我們的舊人和他同釘十字架,使罪身滅絕,叫我們不再作罪的奴僕」(羅六6),而且「你們既從罪堭o了釋放,作了 神的奴僕,就有成聖的果子,那結局就是永生。」(羅六22)。那些成聖的果子就是「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加五22-23)有了這些,24個美德都有了。 

結論是——正向心理學雖然有些正確的教導,但不能給人行善的力量,只有主耶穌的救恩才能改變人。那麼,若要跟隨正向心理學,為何不跟隨耶穌,按照聖經吩咐,依賴聖靈力量?

 

(三)聖經沒有冥想 

除了能給人行善力量之外,跟隨耶穌還有一個好處——沒有冥想、神秘經歷等類的教導。聖經堥S有高峰經歷、正念、心流! 

正向心理學是另一個好例子,叫我們看見——心理學中好的地方聖經都有,而且更多,又能給人力量;心理學中不良的地方(例如新紀元或靈異事物的影響),聖經絕對沒有。所以,選擇聖經輔導絕對是「智慧的選擇」!

 

(四)更重要的目標 

最後,我們不能忘記聖經還有更高的原則——人生最重要目標不在快樂!記得曾有一位牧師常說﹕「人生不在乎快樂,在乎品格。」如果你問一位神學家,他會告訴你﹕「人生的目的是榮耀神。」的確,「因為你們是重價買來的。所以,要在你們的身子上榮耀 神。」(林前六20)故此,負面的經歷不一定是壞事,聖經說﹕「我受苦是與我有益,為要使我學習你的律例。」(詩一一九71 

說到底,難道基督徒最關心的不應該是將來怎樣交帳嗎?神是否會稱我們﹕「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太二十五21)?這不比今生的快樂更重要嗎?這樣看來,正向心理學叫基督徒在天路上分散注意力了。 

 

 

 

 



[a] 但願那些還在教會堣j力教導原生家庭探討,追究父母祖宗三代怎樣傷害自己的人,好好悔改。這樣的教導,不但不合聖經,通不過常理,而且新的心理學學派也放棄它。



[1] Barbara Engler, Personality Theories: An Introduction, 6th ed.,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2003), p. 386-87. [2] Csikszentmihalyi, Mihaly, and Martin E.P. Seligman. "Positive Psychology: An Introduction." The American Psychologist, 55.1 (Jan. 2000). [3] 正向心理學(Positive Psychology)初探」(http://blog.xuite.net/kc6191/study/38859603-%E6%AD%A3%E5%90%91%E5%BF%83%EF%A7%A4%E5%AD%B8(Positive+Psychology)%E5%88%9D%E6%8E%A2[4] Martin E. P. Seligman, Authentic Happiness: Using the New Positive Psychology to Realize Your Potential for Lasting Fulfillment (NY: Free Press, 2002), p. 125. [5] Martin E. P. Seligman and Tracy A. Steen, Nansook Park, Christopher Peterson “Positive Psychology Progress: Empirical Validation of Interventions” (http://www.authentichappiness.sas.upenn.edu/images/apaarticle.pdf ). [6] Seligman, Authentic Happiness, chapter 4. [7] Ibid., chapter 5. [8] Ibid., chapter 6. [9] Ibid., p. 107. [10] Mihaly Csikszentmihalyi, The Evolving Self: A Psychology of the Third Millennium (NY: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1993), p. 169-70. [11] Ibid., p. 183-7. [12] Ibid., p. 192-97. [13] Elaine Fox, Rainy Brain, Sunny Brain: How to Retrain Your Brain to Overcome Pessimism and Achieve a More Positive Outlook (NY: Basic Books, 2012), p. 194-95. [14] Ibid., p. 181. [15] Mihaly Csikszentmihalyi, Flow: The Psychology of Optimal Experience (New York: Harper & Row, Publishers, 1990), p.103-06. [16] Martin E. P. Seligman, Flourish: A Visionary New Understanding of Happiness and Well-Being (NY: Free Press, 2011), p. 33-35. [17] Martin E. P. Seligman, Tayyab Rashid, and Acacia C. Parks, “Positive Psychotherapy” (http://www.ppc.sas.upenn.edu/positivepsychotherapyarticle.pdf, 2006 ). [18]  “Positive psychology in practice,” Harvard Mental Health Letter, May 2008. (http://www.health.harvard.edu/newsweek/positive-psychology-in-practice.htm ) [19] Christopher Peterson, A Primer in Positive Psychology (N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p. 311-12. [20] Seligman, Authentic Happiness, p. 79-81.

 

 

分享於:https://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218167371708439

 

 

 

 

 

回「心理學理論」頁

回主頁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