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極思想/觀/觀照

錄自《心理學偏離真道》第十三、十四章  

 

 

      「你心煩意亂,愁眉不展嗎?」心理輔導員柔聲的說道﹕「我現在有一個方法能幫助你從這種情緒低潮中被解脫出來,現在首先請你閉上眼晴,放鬆全身的肌肉,肩膀垂下,手腳都找個舒服的地方支托著,然後撇開心中其他思想,集中精神想像自己到達一個完全光明美麗的仙境,看哪,這裡藍天白雲,鳥語花香,大樹濃蔭,你就在這裡溜躂,聖靈也在這裡領導著你,現在你可以在這裡逗留幾分鐘,等我呼喚你的時候,你再回來……」求助者說﹕「咦……我在一些書上看到說這是一種新紀元技術,甚至可以追源於很多古代的巫術……對不起,我不能這樣做。」輔導員這回光火了,抗議著說﹕「這是我從某所名大學中學回來的啦,而且經過科學證實是有效的,怎麼可能不是好東西?你們這些人沒有見識,所以統統都說是新紀元,我也是一個基督徒,我怎麼可能去交鬼?況且剛才也沒有鬼被召了來,實際上任何技術都是中性的,完全視乎你覺得它好不好而已,基督徒應該有愛心,不能隨便給人家戴高帽子,豈有此理!」

五花八門

      原來這方法俗稱「積極思想」(Positive Thinking),在玄學(Metaphysics)上叫做「觀想」或「觀照」(Visualization),在比較有宗教性的場合之下多用後者,在學術性或者沒有宗教味道的場合則多用前者,偶然也有用「引導影像法」(Guided Imagery),還有其他各種名字,譬如 Positive Confession,Possibility Thinking,Probability Thinking,Creative Visualization,Dynamic imaging,Positive Imaging和Imagineering 等,有些中文書把它翻譯為「想像治療」。名稱雖然有不同,手續或許有一些變化,但是實際上是換湯不換藥的同一套法寶,基本上只有幾個步驟,首先進入極度鬆弛狀態,撇開心中其他思想,然後將自己願意得到的事物變成腦中一幅圖畫(有些中文書稱之為「心像」,mental image之意),集中精神拚命去想像,把它想像得愈真愈好,而且必須相信它是真的,據稱心靈力量就會被釋放出來去影響物質世界,所以經常這樣做的話,便會心想事成。

一本新紀元詞典給「觀想」下一個定義﹕「觀想就像觀看一樣,但不是用肉身的眼晴,用的是心靈中的眼晴,或者想像,使用腦中掌管思想、記憶、主意、和主觀的那些部分。」[i]

很多現代人相信觀想可以增加個人的力量,使人成功,身體健康,產生開悟,提高創意,改變人際關係,於是只要睜開眼晴一看,觀想及其各種變化,已經滲透了新紀元圈子和邪術圈子以外的社會,例如,醫學,尤其是全人健康,心理治療,人類潛能運動,基督教心理治療,甚至教會本身。請看下面的例子﹕

污鬼邪靈

      現代新紀元名鬼經常指導各種交鬼通靈的辦法,有時用冥想這個字,但不一定,無論如何,都與觀想無大分別。例如名鬼Lazaris教導說,當你冥想的時候,「讓你的想像力召喚一些對你有意義的影像……很多這樣的影像是代表性的,你可能不明白,但是你的潛意識心靈和無意識心靈會明白。」[ii]然後它詳細解釋每個步驟,不外﹕找個舒適的位置坐下,鬆弛身體,觀想不同的事物,譬如觀想自己走到一個森林,觀想每一棵樹,每塊葉,它特地說﹕「記得,你想像得愈迫真,你的冥想愈成功。」[iii]然後,拉撒烈繼續教人怎樣接觸「更高自我」(邪靈的一種偽裝)。

靈異人士

      靈異人士 Betty Bethards 解釋冥想如下﹕找一個舒適的位置坐著,脊柱必須直,凝神想像一幅畫面,或者專心背誦一個咒語,其他一切都不想,用盡你的力量去握住這個影像,使它不動十分鐘之久,這個心像可以是一朵玫瑰花,或者一個十字架,然後你被動地讓任何思想和影像流入。[iv]碧法並且表示,經常冥想可以改變那些使你緊張不安的人物和事情,使你身體健康,獲得靈異治療,產生靈異能力。[v]

密宗佛教

《真佛報》(真佛報是佛教密宗自稱活佛的勝彥所辨的報紙)中有兩篇是勝彥自己的講章,正好講及觀想這個題目,內容大概如下﹕眼晴先閉上,背誦觀空咒叫腦袋空白下來,然後觀想一個月亮從海洋平線上升,再想一個「咒」字出現在月亮上,再觀想一尊菩薩從轉動的「咒」字中走出來,要把菩薩的頭髮眼晴和衣服都想得清清楚楚,你也可以觀想很多尊菩薩都走出來,你就對他們都作個頂禮,這樣就可以積聚很多的功德。[vi]「觀想還有很多類別,例如觀想黃財神和五方佛,如果獲得黃財神高興,吐寶鼠就會給你吐車子,房子和美鈔等等。」[vii]

新紀元心理學

      Gawain在一本討論觀想的最暢銷書《Creative Visualization》中介紹一個最簡單的觀想方法,又是老生常談﹕鬆弛身體,想像你心中所願意獲得的事情,使這個影像在你心中靜止不動,然後肯定告訴自己,這樣的事情一定會發生。[viii]根據嘉雲,觀想可以接觸「更高自我」,獲得財富和快樂,提高自我形像,治療疾病。[ix]嘉雲大學時代讀的是心理學,畢業後學習很多的東方哲學、冥想、和瑜伽,研究人類潛能運動,現在經常開設各種「創意性觀想」課程和寫作,頗具盛名。[x]嘉雲的工作可以代表現代心理學中完全新紀元化的一部分,這方面的發展是一日千里,而且被社會人士接納為「現代科學」,甚至教會亦然。

普通心理學

      Matthew McKayPatrick Fanning在一本討論自尊(Self-esteem)的專書中建議用觀想和催眠術提高自尊。作者們所介紹的技術和靈異人士所介紹的,不相上下﹕鬆弛身體,觀想一些簡單的圖案,經過練習,慢慢想得更復雜的,然後觀想自己在各種不同場合之中充滿自信。譬如在一個舞會中,主動邀請別人和你共舞,或者志願參加某些困難的工作。[xi]

      順帶在這裡介紹兩個名詞--「肯定」(affirmation)和「自語」(Self-talk)。「肯定」是經常和觀想或積極思想同時使用,意指當觀想自己心中所渴望的畫像時,一面告訴自己同樣的積極信息。例如,當你觀想自己在夏威夷渡假,一面告訴自己,「我正在享受一個美麗的海灘!我有一個愉快的假期!」。「自語」則指自己內心對自己的評語。心理學家Carolyn Ball表示,如果「自語」常常是負面的話,自尊就會降低,而最有效的解決辦法是冥想,如超覺靜坐或默想。[xii]

美國教會

在某些美國教會中,觀想相當流行。譬如,一位在電視上講道的牧師教導說﹕觀想是祈禱的方法之一,如果你想要一部 Cadillac 汽車,只要用心靈的眼晴去想,這部車遲早會到你的手上。[xiii]我曾經碰過好一些美國基督徒同事,他們都同意觀想是祈禱方法的一種!如果跑到美國基督教書店看看,你會發現很多最暢銷書推薦同樣的技術。

美國教會名人 Norman Vincent Peale 一向大力推動觀想,他說﹕「耶穌……是第一個教導"心像"力量的人……十九個世紀之後,科學家、心理醫生、和心理學家開始宣講同樣的事。」[xiv]他亦說,觀想可以幫助增加自尊、解決金錢問題、婚姻問題、健康問題、孤獨和憂慮、並且使你成功。[xv]

中國教會

上邊所述雖然是美國教會中的例子,但是中國教會也不見得不受污染。首先,有很多這類的美國書藉已經翻譯成中文,在基督教書店內售賣。例如,皮爾的《心像》就是一個典型例子,書中解釋如何用觀想方法維持自尊、增加信心、戰勝憂慮、處理金錢、結交朋友、消除緊張等等。[xvi]

此外,臭名昭著的《第四度空間》毫無隱晦地教導「基督教」觀想法,趙鏞基牧師認為第四度空間是屬靈的空間,異象和異夢就是基督徒的工具,使人可以運用第四度空間裡的能力,精神科醫生現在研究出來的「心像」正是聖經所講的異象和異夢,趙鏞基又說﹕「『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直等到你在內心和腦海中,清楚地想像出你所昐望的事物後,你才能擁有他們。」[xvii]

趙鏞基是韓國人,雖然他的書可以在中國的基督教書局買到,不能算是中國教會的事。但是咱們一位醫師、牧師、和神學院老師居然也教導同一套!在一本叫做《心靈治療》的書中,他解釋說﹕一些早期的經歷深藏在潛意識裡,「經過催眠或精神分析也能出現在意識中。在心靈醫治的過程中……透過想像的過程進到下意識和潛意識中處理他的問題。」[xviii]作者解釋所謂「想像治療」就是「……將禱告的內容構成一個"生動"的畫面,用信心藉著聖靈的帶領看見這畫面的完成……」[xix]又用一個解決仇恨的例子說明﹕「首先讓案主用自然、放鬆的心情躺在治療用的……沙發上……想像自己被對方仇恨的繩子捆綁,不得釋放,這時他禱告,求主釋放他……主用聖靈的寶劍將他身上仇恨的繩子一條條砍斷……把捆綁他的人都交給主,在主寶座前受主的審判……協談者……為他禱告……求主藉著這樣的想像,使案主的內心得醫治。」如果想像不來,繼續禱告,繼續想像。[xx]書中還有好些類似的例子。

界線模糊

在這些文獻中,觀想、冥想、積極思想、影像法、引導影像法,還有,想像和心像等等,完全是可以相互交替的名詞,偶爾有人想分辨其中的微妙差別,只是浪費時間。護教學家 Ankerberg Weldon 將觀想分為四種類﹕(A)學術性的——例如﹕自生訓練(Autogenic Training)、容格心理學方法、心像研究、世俗心理治療、和超越個人心理治療。(B)流行的——例如﹕新紀元治療、心靈科學(Mind Science)、幫助個人或生意上成功的講習班。(C)秘術的——例如﹕魔術儀式、黃教、靈異治療、交鬼、印度教、和佛教的做法。(D)基督教的——例如﹕基督教心理治療、內在醫治、觀想耶穌、用聖經去觀想。

但是他們說﹕AC的界線並不清楚,CD亦有關係,BC的分野模糊,ADBD界線更模糊。[xxi]講來講去,觀想就是觀想,邪術就是邪術。

慎思明辨

最後讓我來衡量一下文首那位輔導員的抗議,看看到底合理不合理﹕

1)是不是從大學裡面學回來的都是好東西?當然不是。譬如有生物學教授教導進化論,有哲學教授教導無神論,難道都是可以接受的好東西?況且現代新紀元技術已經被學術界一般性的接受,基督徒應該更加小心。

2)是不是凡是有效的技術都是好的?絕對不是。除了神能行神蹟之外,魔鬼也有相當的超自然能力,況且聖經明明的告訴我們,末世撒旦要行各種的異能神蹟(帖後二9)。從前中國人求神拜佛,上廟燒香,現代人被吸引去運用新紀元技術,無非是因為看見功效,於是貪圖好處,財富健康有誰不愛?魔鬼就利用這些魚餌引人上釣,但是請記得,它不會被你白白利用的。

3)是否經過科學方法實驗過的事物都是好的?這也不見得。心理學家雖然用左腦阿拉法腦波來解釋這個現象,但是科學是研究物質的工具,這個單從物質角度的觀察很可能是對的,但是,是否有靈界力量在後頭呢?我想這是科學不能回答的問題。 

4)是否因為頭腦保守,見識不廣的人看見新穎的科技覺得不能接受,所以統統都叫做新紀元呢?聖經上教導我們要「凡事察驗」(帖前五21),所以不能因為事物新穎就要馬上接受,當然也不能因為新穎而拒絕。現在新紀元技術日新月異,變化萬千,很多時候就是因為它改了一個新名堂,換了一個新面目,很多人就受騙而跌在陷阱裡了,所以基督徒對新穎事物必須察驗。

5)是否因為運用新紀元技術的人是基督徒,所以就不可能被魔鬼利用呢?這個是再錯沒有的了。基督徒是絕對會受迷惑,會犯錯的人,聖經也告訴我們,「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馬太廿四24

6)是否因為鬼沒有被召來,所以就很安全呢?這實在是一個太天真的想法。首先,如果它來的時候是獠牙青面,頭上長角,我們當然懂得迴避,可是魔鬼常常裝作成光明的天使(林後十一14),所以很可能鬼不但來了,你也歡迎它而還被蒙在鼓裡。其次,無論什麼邪術都沒有保證一定成功,一般而言,愈多嘗試就愈容易成功,但是聖經上是禁止使用邪術(申十八9-11),並非單單禁止能夠使邪術成功。

7)是否所有技術都是中性,它的好壞全視乎你的良心?如果一個人沒有神,沒有聖經,當然沒有道德善惡的標準,於是一切都是中性的,自己就是自己的標準,但是基督徒有神,有聖經,就絕對不能講這樣的話。

8)基督徒是否因為要對別人有愛心,所以不能隨便給別人戴「新紀元」的高帽子呢?今天西方社會中的「愛」是「你好我好」(I Am OK, You Are OK)的愛,但是聖經上對「愛」的解釋截然不同,愛是「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林前十三6),所以,基督徒如果碰上別人中了新紀元的陷阱,是應該「用愛心說誠實話」(弗四15),況且聖經還教導我們「要為真道竭力爭辯」(猶3),而且必要的時候,還要「責備人,警戒人」(提前四2),所以,認辯及指出新紀元事物是基督徒有愛心的表現。

結論

基督徒不要因為一個技術的名字改變了,或者程度減輕了,更或者教堂和神學院都開班講授,就戒備之心鬆懈;反之,應該警惕,因為這是末世,「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游行,尋找可吞喫的人。」(彼前五8


[i] Paula B. Slater & Barbara Sinor, Beyond Words: A Lexicon of Metaphysical Thought (Upland, CA: ASTARA Publishing, 1993), p. 264-65. [ii] Lazaris, The Sacred Journey: You and Your Higher Self (Palm Beach, Florida: NPN Publishing, 1988), p. 177. [iii] Ibid., p. 178-79. [iv] Cary Odom, ed., The Sacred Sword: Teachings of the Psychic Channel Betty Bethards (Novato, CA: The Inner Light Foundation, 1972), p. 120-24. [v] Ibid., p. 128, 132-34. [vi] 彩虹山莊師尊,「大禮拜」,真佛報;一九九三年一月一至十四日,p.2. [vii] 彩虹山莊師尊,「密法與觀想」,真佛報,一九九三年三月一至十四日,p.6. [viii] Shakti Gawain, Creative Visualization (New York, NY: Bantam Books, 1982), p. 9-10. [ix] Ibid., p. 39-62. [x] Ibid., about author. [xi] Matthew McKay & Patrick Fanning, Self-Esteem (New York, NY: St. Martin’s Paperbacks, 1995), chap 11. [xii] Carolyn Ball, Claiming Your Self-Esteem (Berkeley, CA: Celestial Arts Publishing, 1990), p. 36-37. [xiii] Joseph Carr, The Lucifer Connection (Lafayette, Louisiana: Huntington House, 1987), p. 95. [xiv] Norman Vincent Peal, Positive Imaging: The Powerful Way to Change Your Life (New York, NY: Fawcett Columbine Book, 1982), p. 186-87. [xv] Ibid., chapter 4, 5, 6, 7, 8, 9 & 10.  [xvi] 皮爾,心像(台北﹕道聲出版社,民國75年)。 [xvii] 趙鏞基著,何國強譯,第四度空間,第二集(台北﹕中國學園傳道會,1998),p.46,104-07,23 [xviii] 張惠寬,心靈治療(台北﹕天恩出版社,民國83年)p.70-71 [xix] 同上,p.82-83。[xx] 同上,p.83-84。[xxi] John Ankerberg & John Weldon, Encyclopedia of New Age Beliefs (Eugene, Oregon: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1996), p. 579.

 

 

請繼續參考﹕

新紀元運動中的觀想方法

觀想、影像法、心靈影像、Visualization

積極思想/觀想/觀照  

 

 

 

分享於﹕http://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107256572799520

 

 

 

回「心理學和新紀元運動」頁

回「中國基督徒需要批判心理學」主頁

回「為真道爭﹕護主頁

 

©Copyright 2005.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