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不宜接受內在醫治

改編《心理學偏離真道》第十二章      

   

當我們心情不好的時候,或者面臨困難的時候,一般都會呼求神,希望耶穌就在身邊幫助自己,這是正常的反應,可是有些基督徒忘記了 一直都沒有離開我們。

想像耶穌臨近療傷

近年流行的內在醫治(Inner Healing,或作心靈醫治)的前身是記憶治療(Memory Healing),雖然每個作者或治療者的辦法都略有不同,卻有相似的地方,就是在祈禱的時候想像「耶穌」來臨,治療心靈所曾經受過的創傷。請看下面幾段的形容﹕

好幾年前,《海外校園》曾經有一篇介紹的文章﹕「想像耶穌帶領進入一座花果豐盛的園子,在那堭筐耶穌的代禱…從在母腹成孕開始,回顧過去人生中的每個階段,每到一處都盡可能重組現場實況,並察覺耶穌臨在的位置。」[1]

近年的內在醫治有新的作風。桑得福(John Sandford)說﹕如果人有殘暴的父親,醫治者將人在禱告中帶返昔日,指示這人想像耶穌來臨,然後他的父親變得和藹仁慈。他認為,這是一個「謊言」,因為這人的父親並沒有改變。所以,他認為正確的內在醫治是一個從神來的視像,當我們在禱告中,聖靈把一幅圖畫放置在我們的心靈中,讓我們知道問題的根源。[2]

請讀《今日華人教會》最近一篇文章的介紹 ﹕「禱告…邀請耶穌臨在,尋求聖靈引導…進入記憶之中…聖靈會揭開一幅當事人曾受傷的圖畫,讓當事人面對當刻的自己…以至能宣泄壓抑的情緒……求耶穌介入當事人受傷的曆史…看見耶穌同在的愛及對他受傷的回應,便會得著醫治…經曆醫治後…由埵茈~的更新…成為新造的人…」[3]

《海外校園》的例子可算是舊作風,《今日華人教會》的例子可說是包括了內在醫治的新舊作風。這樣的想像,或說是聖靈賜與的視像,是什麼?其中的耶穌又是誰?

內在醫治者Leanne Payne在她的書《The Healing Presence》中表示,神給我們話語或者圖畫(符號或異象等等)。她有一個祈禱夥伴最擅長「看見」這些圖畫,而且常常是連續一串顏色鮮明的圖畫。[4]她繼續解釋這樣的想像(原文作visualize)和一般的想像有所不同,她稱之為「更高的想像」,是「收到思想或圖畫的能力」,在這個時候「較低的(生理上的)想像是被擋著或者被挪開的」[5],即是說,這不是一般的想像。這個中文翻譯為「想像」或「摹想」的做法,英文是visualize,我想最理想是翻譯為「觀想」,進行的人是用心靈力量去看見或者收到一幅圖畫,現在有人乾脆叫它做「心像」(mental image),從上邊的形容,可以很清楚了。

如果還不是很清楚,可以再看這例子﹕「將禱告的內容構成一個"生動"的畫面…將禱告的內容構成一個"意境",用信心藉著聖靈的帶領經曆到此意境的"產生""出現"。」[6]

類似于新紀元技術 

可惜很多基督徒都有留意,想正是所有新元技的一模式。例子﹕ 

 新紀元中一只鬼靈Orin 這樣教導觀想﹕「你可以在心靈中放電影,重活、重見所發生的事情。同樣地,你可以閉上眼晴,想像一朵玫瑰花,想像自己在嗅它嬌貴的芳香,想像它的色彩和形像……這些都發生在你腦中……你有著我所講的內心眼晴……你內在的視像可以有不同的功用……[7]

內在醫治觀想的對象不是玫瑰花,卻是童年的自己。著名鬼靈Lazaris教導說﹕「這內心幼童(或作內在孩子、Child withinInner child)沒有獲得足夠的愛」,我們需要讓他(或她)獲得所需要的,否則,這孩子將「倔強地拒絕長大」。然而,冥想可「讓我們解除過去對我們今天的束縛,但你自己必須先行放棄這樣的思想,讓過去的事情成為過去。」[8] 怎樣冥想呢?它所教導的辦法正是觀想。[9]

網路上有一位靈異治療人士也有一模一樣的治療法。她宣稱自己的辦法來自《家庭會傷人》的作者布雷John Bradshaw),使用觀想儀式和自己的內心幼童接觸,醫治往日童年時的自己所受的創傷。[10] 坊間還有很多類似的書籍,醫治內心幼童,有一些是靈異人士攢寫的,另一些是心理治療員寫的,但都使用觀想。

果真召來耶穌?

從上邊的例子,你可以知道二者的方法是類同的,唯一的不同,內在醫治召來的是「耶穌」。但是,這位應召而來的「耶穌」是誰?真是我們的救主、聖經中的那位耶穌嗎?還是另有來源?

新紀元運動圈子中,有一位自稱約翰的鬼靈提倡並教導冥想,它曾經表示,在冥想的時候,默想一位聖人,譬如耶穌或者佛陀,是非常適當的做法。[11]美國名靈媒Linda Georgian表示自己經常使用冥想、積極思想、和禱告去吸引好東西。因為她有天主教背景,所以她常常觀想耶穌,但是她認為觀想佛陀和觀想耶穌沒有什麼兩樣。[12]如果鬼靈和靈媒都同意,同一個技術可以召來「耶穌」,也可以召來佛陀,這是一個怎麼樣的「耶穌」?

所以,你以為自己邀請耶穌,應邀的不一定就是那位真的聖經中的耶穌。聖經豈不是說過﹕「撒但也裝作光明的天使」(林後十一14)。還有一點,如果我們留意內在醫治所附帶的思想(容後再談),更叫我們懷疑這位「耶穌」是誰。

 下面是一些美國新紀元研究員的評論﹕Dave Hunt說,「今天成千上萬的基督徒觀想耶穌,正如黃教僧(shaman)觀想屬靈導師(Spirit guide)…」[13]Bob Larson也認為觀想的根源來自印度教[14]Joseph Carr說黃教僧經常用觀想方法去交鬼。[15]John AnkerbergJohn Weldon將觀想分為四大類﹕學術性的、流行的、秘術的、和基督教的,他們將內在醫治歸入基督教觀想類中為例子,並且表示這四類的觀想很相似,界線很難分得清楚。[16]

想不到有一位心理學教授也這樣說﹕「完全是弗洛伊德心理分析所謂的“自由聯想”而已,加上“聖靈”與“耶穌”就變成了“內在醫治”的方法了。把想象當作真實,把幻想人物當作 “耶穌”,真是危險至極!…… 所以,僅從這一點看,這種方法與印度教知名人物奧修所謂的“默想”“觀照”等無甚差異,也與中 國佛道教中的打坐、坐禪本質一致,只不過把其中的“佛”換成了耶穌而已。」[17] 阿們!

不合聖經原則

也許你會想,如果把內在醫治限制于純粹的想像,那就不會有危險了。讓我告訴你一個個案﹕有一個人觀想自己八歲的時候在操場玩耍,在旁提示的人建議他想像「耶穌」來臨,他看見「耶穌」慢慢走向他,他說﹕「我不再制造這個場面」,這個「耶穌」將他背後的包裹拿走,力氣之強大,將他嚇了一跳。[18]他本以為這位「耶穌」不過是他的想像,結果發現這是另外一個有獨立意志的個體。

我深信絕大部分使用內在醫治的人無意行邪術,而且很多人也從未深入操練,于是也看不到任何心像,更不用擔心這個心像自動活生生起來。但是,觀想「耶穌」仍然不合聖經原則。

 首先,這是聖經所從來沒有教導的方法,反而是異教徒的辦法,基督徒絕對不能使用異教徒的辦法去親近聖經中的神,這是「獻上凡火」(利十1),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其次,聖經明文吩咐,「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出二十4),雖然不是用金銀木石雕刻偶像,只是用「心像」來代表神,豈不是殊途同歸?再者,你怎麼知道耶穌是什麼樣子的?

追究根源

基督教教會內怎麼有這樣的技術?原來,內在醫治的前身是記憶治療(Memory Healing),是一個叫做孫鳳(Agnes Sanford)的美國人,約在1950年代開始的。孫鳳雖然生于基督教家庭,也和一位聖公會牧師結婚,但是她自小反叛基督教。長大後,因為經年的抑鬱癥得醫治,繼而接觸到「基督教科學會」(Christian Science)和「新思想」(New Thought)等類邪教的「信心治療」(亦即靈異治療),所以開始了她的治療工作。漸漸,她發現這樣的治療,對那些身體生理機能真正有毛病者無效,只有對心靈問題才有效。

于是,她加上了好些容格派心理學(Jungian psychology,是一派十分靈異的心理學學派)觀念,如內在孩子(Inner Child,或作內心幼童)和集體無意識(collective unconscious)等等。又因為相信人生問題,來自從前的傷害,所以她要醫治那些在無意識中的記憶。于是孫鳳發展出一個治療方案﹕找出當事人的童年,然後教導當事人進入冥想狀態,觀想耶穌來臨,醫治他或她的內心幼童。事實上,這也是今天世俗輔導的深度心理學(Depth Psychology)的大略。所以在她的寫作中,讀者可以發現很多心理學概念,也看見很多西方玄學名詞(譬如有形狀的思想[thought form]),當然也有很多不合聖經的神學思想(譬如泛神論)。[19]

董建林教授說﹕「教牧輔導絕不是“內在醫治”…… 內在醫治不是一般心理輔導協談服務,」首先,我得謝謝董教授,因為他說﹕「張逸萍準確看到內在醫治的本質。」[20] (此外,董教授抄了拙作中好幾段,忘記了寫上注釋!)無論如何,我想他的話有需要澄清的地方。「教牧輔導」一詞是很廣泛的,完全視乎該課程的內容而論,所以,絕對有可能包括內在醫治。其次,我們不能因為孫鳳這人不是一位心理學博士,所以說內在醫治不是心理輔導,因為內在醫治的內容正是根據流行心理學,不過加上了「耶穌」和「聖靈」為外衣。

孫鳳雖然不是心理學家,但在她之後,美國教會有幾位主力推動內在醫治的人。其中之一是孫約翰(John Sanford),他是一位正統容格派心理學家,又是一個聖公會牧師,他不但繼承孫鳳的治療哲理,更公開表示,他的醫治概念來自「古代希臘神秘主義治療者、沙蠻(Shamanism,或作黃教,巫師之意)的傳說、美國印地安人的智慧、早期基督教所強調的醫治、還有現代容格所提供的治療觀念。」[21]所以他不但使用觀想,更推薦冥想和瑜伽。[22]

所以,我們今天看見的內在醫治,和新紀元技術差不多,一點都不奇怪,因為它們同源,只不過,內在醫治是披上基督教外衣。

其他問題

除了和邪術相似的問題以外,內在醫治還有一些其他問題。

上邊已經解釋清楚,內在醫治的基礎正是﹕一人的留在中,影其情和行,而且受經驗,不時間沖淡或自行愈合,而記憶更重複其殺傷力,日益蠶食心,所以需要邀到我的無意中去治。可是聖經卻「忘背後,努力面前」(腓三13),何必天天苦毒蠶食心,被記憶繼續殺傷?聖吩咐我﹕「一切苦毒、恨、忿怒、嚷毀謗,並一切的毒,都當從除掉。」(弗四31),即使未信的人,受經驗都可以被時間沖淡或自行愈合。求主助我

再者,有治者建,如果你不知道你的問題在哪兒,可以考心理的研究,嘗試了解一些問題的成因。譬如,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傷痕,但是心理學課﹕大部分人都是不健全家庭的受害人,于是我想了一想,發現父母前的所作所,和心理學課本中的模範父母,在大有出入,于是我相信自己受了需要醫治。這豈不是無中生有、挑撥離間?(請見原生家庭探討﹕不健全家庭的受害人

更令人不安的是,有很多人是在行中,發現一些已「忘了的往日創傷」。在治者宣是聖靈帶領之下的記憶,但是如果內在醫治和新紀元邪術如此接近,我們怎能肯定內在醫治過程是聖靈在帶領?我麼知道所發現的「往事」可信?讓我聯想起今天的人藉著催眠術,尋找失去的記憶,又如今天輔導界新的「抑制記憶」(repressed memory therapy),案主最初並不這樣的事情,但是經過後,卻記起很多童年事件,如被人性虐待,或者被迫加撒但教式等等。這類的治療傷害了很多家庭,社上大有人高聲責罵道基督徒治下的「發現

有附另一些科邏輯問題,有一些治自己在母腹成孕始「回」一生(文首例子)。粱瓊月牧師說﹕「苦毒的根……是一個人從小受到的傷害……它通常是在母腹中,甚至在童年就受到的一些傷害,這些傷害使我們在堶捲ㄔ秅F一些批評論斷。」一些弟兄姐妹在母腹中就發過誓,大部分都是因為母親在懷孕的時候,講了一些拒絕的話,造成母腹中的胎兒感受到很大的被拒絕、不被接納以及不被愛,以至于就在靈堶接o了一個誓言﹕『等我出來以後,拒絕跟你們有任何情緒上的連結。[23]

但是,在科認為人的記憶不一定準確,幼童和兒的記憶可疑,因為嬰部的髓鞘(myelin sheath)未完全育,根本未有記憶的地方。何仍在母腹中?一母腹中的胎兒怎麼可能受到心理上的創傷?難道有人在母腹外,說了一些損害胎兒自我形像的話?這是一個幻想世界?還是有實證的真理?

另一方面,即使所受的傷害真有其事,不是根據心理學課本推論的,也不是由內在醫治或冥想催眠狀態下找出來的,內在醫治的哲理,不注重人自己的罪,也不注重人與人之間需要和好,老是強調自己怎樣受傷害,怎樣需要醫治,或有強調需要原諒別人的,但絕少強調面對面,實際解決問題。事實上,人際關系問題中,大部分都是雙方有錯,錯只在一方的例案甚少。不錯,過去發生的一些事情是必須對付的,如果有人得罪我們,我們不能原諒他們,自然會苦毒;又譬如我們傷害了人,而沒有道歉,心中就會感到罪疚。每一個基督徒都不該容讓這一類的事情留在心中,我們需要上帝的愛和赦免,對付自己的罪,也要原諒別人,無論是誰的錯,主動和對方和好,如有需要,向對方道歉或賠償。所以,最低限度,內在醫治的壞處,是叫人逃避真正的解決之途。

鬼魅到處

今天的內在醫治也常和「釋放事工」(Deliverance)相提並論。所謂「釋放」就是一般信徒所講的趕鬼。工作者的信念是,人的問題,尤其是不良行為,背後都有魔鬼作崇,例如桑得福認為有搶奪權柄的鬼、自我吹捧的鬼、貪婪的鬼、不道德性行為的鬼、性騷擾的鬼、控制跋扈的鬼。[24]也有人要趕出酗酒的靈和抽煙鬼。[25] 

我相信很多基督徒都很快就認得出,這些是人的罪,不是鬼。誠然,魔鬼每時每刻都在試探誘惑人,叫人犯罪得罪神,但基督徒可以靠著從神那堥茠漱O量得勝利,聖經說﹕「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羅八13)。我相信大部分(若非絕大部分)的罪惡,是可以靠人的意志和聖靈的幫助得勝,不必、也不應該趕鬼。

當粱瓊月牧師講到家族性邪靈,她舉了一個例﹕「祖父喝酒、父親喝酒、兒子也喝酒,或者說這個祖父會打太太、爸爸也打太太、兒子也打太太……祖父時期就取好幾個小老婆,然後爸爸也有外遇,兒子也有外遇……」[26]但是,無人能完全證實這是﹕遺傳、教養、環境、邪靈。無論原因在何,這是罪,基督徒就當對付。可見內在醫治不過是佛洛伊德派心理分析的更進一步(把人的問題推到父母和祖宗頭上,請見原生家庭探討﹕不健全家庭的受害人),再披上基督教外衣,又弄來一些鬼靈。

我並非完全反對「趕鬼」這回事,但我相信今天的釋放事工是太濫用了。曾經有一對父母因為三個月大的嬰兒整天哭啼而尋找趕鬼,趕鬼的人認為嬰兒身上有苦待她的靈,將之趕走,于是嬰兒安睡了。[27] 還有極端者要趕出心髒病的鬼、關節炎之靈、癌癥惡魔,[28] 那實在是濫用之極至。

相信凡事都是鬼魅作祟的內在醫治者,甚至相信受害者之所以被傷害是因為他(或她)身上有邪靈﹕有一些家族,有父親性侵犯女兒的事情。「這中間有一種靈(Spirit)叫做『受欺負、受虐待』家族性邪靈的轄制(Victim SpiritAbuse Spirit)。……[受害人] 堶探N有一種『受欺負、受虐待的靈』在」轄制著她,因此她不斷的有很多類似被侵犯的經驗。」[29] 我無法不為受害人抱打不平,被侵犯是自己的錯!真是冤枉!至少是糊塗。

相信凡事都是鬼魅作祟,也帶來迷信。例如﹕有姐妹開家具店,粱牧師在店埵璅哄A看見異像,有一個噴水池,旁邊都是屍體,知道那地古時是一個戰場。「因著這個原因,這間店已經換了好幾個老板,我們求神醫治那地、祝福那地,……進行屬靈爭戰。」[30]但是,這樣和中國人講的風水又有什麼兩樣?基督徒做生意,賺錢或賠錢,都在神手中,不必如此迷信。

另一例子﹕有一對夫婦結婚兩三年,非常恩愛,但每當吃飯的時候,總會發生爭吵,後來發現是他們的碗盤筷子有龍的圖像,換過碗盤筷子就沒事了。[31]但是,這是正「精靈論」(animism[a],是迷信。如果有人性「龍」,他豈不是要改性,否則,他就是魔鬼?

真正醫治

那位真正的耶穌,會不會醫治我們心靈中的問題?答案是肯定的。聖經說﹕「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賽五十三5) 為我們死,從罪惡和死亡中拯救了我們,這不是醫治了最根本的心靈問題嗎?今天的煩惱和痛苦又怎樣?聖經又說,如果我們遇見不公平的事, 為我們伸冤辨屈(詩九4),記念我們的眼淚(詩五十六8);當我們行過死蔭的幽谷, 安慰我們(詩廿三4);總而言之, 留下平安給我們(約十四27);聖經中還有好些其他應許。這位真正的耶穌,足夠幫助我們應付人生問題,所以我們不需要使用「內在醫治」,去找另一位「耶穌」。   

只把問題歸咎從前的傷痕,然後召請耶穌來療傷,這正是「輕輕忽忽的醫治我百姓的損傷,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耶六14

 

 



[a] 精靈論指一種原始宗教,相信所有事物都有一個靈在背後管理。例如大樹有它的靈,石頭也有它的靈。



[1] 陸惠珠,『心靈重整之旅﹕淺談‘內在醫治’』,《海外校園》,四十二期,2000年八月,頁22[2] John & Mark Sandford, Deliverance and Inner Healing (Grand Rapids, MI: Fleming H. Revell, 1992), p. 80.[3] 麥麗嬋,「『生命更新』的進路﹕內在醫治模式」,《今日華人教會》,2006年二月號,頁19-20[4] Leanne Payne, The Healing Presence (Grand Rapids, MI: Baker Books, 1999), p. 171.[5] Ibid., p. 177.[6] 張惠寬,《心靈治療》(台北﹕天恩出版社,民國83年),頁82-83[7] Sanaya Roman, Personal Power through Awareness (Tiburon, CA: H J Kramer Inc, 1986), p. 8-9.[8] Lazaris, The Sacred Journey: You and Your Higher Self (Palm Beach, Florida: NPN Publishing, 1988), p. 118-120.[9] Ibid., p. 177. [10] Angelique psychic healer (http://www.fire-serpent.org/healing/child.html)[11] Kevin Ryerson and Stephanie Harolde, Spirit Communication: The Soul’s Path (New York: Bantam Books, 1991), p. 218-19.[12] Linda Georgian, Create Your Own Future (New York, NY: A Fireside Book, 1996), p. 46.[13] Dave Hunt, Occult Invasion (Eugene, OR: Harvest House, 1998), p. 184. [14]卜勒遜著,徐美珍譯,《新紀元答客問》,上(香港﹕天道書樓,1996),頁50[15] Joseph Carr, The Lucifer Connection (Lafayette, Louisiana: Huntington House, 1987), p. 98.[16] John Ankerberg & John Weldon, Encyclopedia of New Age Beliefs (Eugene, OR: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1996), p.579.[17] 董建林,「淺析《聖經》輔導、教牧輔導與心理咨詢的關系」http://www.godoor.com/article/list.asp?id=1348[18] Hunt, p. 185.[19] Jane Gumprecht, Abusing Memory: The Healing Theology of Agnes Sanford  (Moscow, Idaho: Canon Press, 1997).[20]董建林,「淺析《聖經》輔導、教牧輔導與心理咨詢的關系」[21] John Sanford, Healing and Wholeness (New York: Paulist Press, 1966), p. 2-3.[22] Ibid., p. 132-136.[23]粱瓊月,《自由翱翔的新生命》(Pomona, CA﹕北美愛修更新會,2005),頁100-01204[24] Sandford, Deliverance and Inner Healing, chapter 12.[25] Frank & Ida Mae Hammond, Pigs in the Parlor (Kirkwood, MO: Impact Christian Books, Inc., 1973), p. 54.[26]粱瓊月,《自由翱翔的新生命》,頁63[27] Hammond, Pigs in the Parlor, p. 65.[28] Ibid., p. 26, 48-49.[29]粱瓊月,《自由翱翔的新生命》,頁19[30] 同上,頁26[31] 同上,頁79

 

 

分享於:http://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142012559323921

 

 

請參考﹕

基督徒不宜接受「內在醫治」

內在醫治是什麼?合聖經嗎?

內在醫治的問題

聖經中的醫治」什麼意思?

 


 

回「心理學和新紀元運動」頁

回「中國基督徒需要批判心理學」主頁

回「為真道爭﹕護主頁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