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末世大迷惑,回應余創豪、黄國棟鄒賢程

(回應余創豪、黄國棟的「末世大迷惑?誰迷惑了誰?」和

鄒賢程的「回應余創豪、黃國棟〈末世大迷惑?誰迷惑了誰?〉」)

張逸萍

 

陳天祥、羅麗雯問﹕「心理學是末世大迷惑?」[1] 我和林慈信再問﹕「心理學不是末世大迷惑?」[2] 引起余創豪、黄國棟的「末世大迷惑?誰迷惑了誰?」[3] 和鄒賢程的回應。[4] 真有趣,但是,我想繼續回應又回應。

讓我先回答余創豪君和黃君的一句話﹕「心理學有許多範疇 ……。到底林慈信、張逸萍是指哪種心理學呢?是否所有心理學都陷入了他們所指控的問題呢?」

在我網站的一篇文章「科學?真理?上帝普通啟示?」中已經解釋了﹕「我們接受其他科學發明,譬如電燈、電腦、印刷、醫學……只有心理學是涉及道德、價值觀、世界觀的學問。……有一部分心理學研究與道德價值觀無關,例如,研究人睡眠有幾多個層次,這不是道德問題。但是,此類道德中性的心理學題目卻不可能被帶到教會講台上,也不可能應用在輔導上。」所以我們沒有異議,涉及道德價值觀的,才是我們所關心的。(我已經回答了這問題很多次,講來又講去。)

 

只辯衛心理學是科學?

我們的文章「心理學不是末世大迷惑?」有五個論點﹕心理學不是真正科學、心理學和聖經對立、心理學不是上帝的普通啟示、心理學和新紀元運動有關、聖經足夠為人生指導。

余創豪君和黄國棟君花了絕大部分的編幅辯衛心理學是科學這一點。

他們說《Psychology Occult Doubles》只是指出心理學中的一些邪術和偽科學,所以不能用以支持我們的論點。然後說「那麼人家又是否可以引出十八世紀的燃素理論來否定物理學呢……?又或者無神論者是否可以執著「科學教會」的荒謬教條來否定宗教呢?」就是說,不能拿一些邪術,攻擊所有心理學。

我在自己的網站上不是已經講清楚了嗎?世界上沒有一種學說、一個道理、一套哲學是完全錯的。摩門經、佛經、孔子學說、共產主義等等,都是有錯有對、有好有壞。為什麼基督徒唯獨將心理學帶到教會來?事實上,很多流行心理學亦是新紀元思想和邪術,請見《邪魔登講台》,還有,請讀「心理學誘導基督徒偏離真道的三步曲」和「心理學和新紀元運動」。

然後余創豪君和黄國棟君說 Lilienfeld等人的《Science and Pseudoscience in Clinical Psychology》並非反對心理學,他們也認為Gaudiano是臨床心理學家,所以他們不可能反對心理學。

的確,他們都是今天有名望的心理學家,他們不是在反對心理學,他們在指出心理學中有很多偽科學。請留意,我們是在討論心理學是否科學,我們不是在說,這些非基督徒反對心理學!如果有名望的非基督徒學者說心理學有很大部分是偽科學,基督徒為什麼要極力辯衛心理學是科學?也要求其他基督徒接受它為科學,否則是反智?

至於Paul Lutus的「Is Psychology a Science?」,余創豪君和黄國棟君說,他是是電腦工程師、數學家,而且沒有人回應他的文章。電腦工程師、數學家不能批評心理學?沒有人回應是表示他的言論有錯誤?還是沒有人能反駁?

然後,余創豪君和黄國棟君舉例說明,任何科學都會犯錯。(可能他們習慣了心理學的不準確性,所以不覺得是一回事。)同意,科學不等於真理。但是Paul Lutus所講的不是心理學偶爾犯錯,而是﹕因為心理學的預測非常不準確,到一個地步,只能算為偽科學。

雖然余創豪君和黄國棟君花了很大的氣力辯衛心理學是科學,但作者們最後說﹕「請問有哪位心理學家主張心理學是自然科學呢?平心而論,心理學是否屬於科學?……迄今還未有定論」余創豪君和黄國棟君卻認為我們的言論「是不負責任的」!

的確,沒有誠實的心理學家,更沒有真正的科學家,會認為心理學是自然科學,那些比較客氣的人叫它做「社會科學」或「行為科學」,比較老實的人說它是「偽科學」,是不準確的科學。

 

其他論點呢?

我們的文章有五個論點,為什麼余創豪君和黄國棟君花絕大部分編幅討論其中一點呢?我推測,人人都希望自己到大學去修讀科學,做個科學家、科學博士,畢業後高職厚薪,基督徒心理學家更能在教堂堥麭B受人敬仰。心理學若非真正科學,這些夢想豈不是都打折扣嗎?

1)心理學不是上帝的普通啟示

余創豪君和黄國棟君只在結論一段,引用了一個笑話,說加爾文的弟弟加爾武質疑他的「全人類的道德和理性都全面墮落,所以人類的理性並不能判斷信仰的真偽」之說,引伸至「神學又是否人類墮落之後的產品呢?」言下之意,神學豈不是同樣貨色?

首先,在回應余創豪黄國棟文的人中有一位是「Yu, Chong Ho 」,很可能就是余創豪本人。他的回應是﹕「That is a joke. Please do not take it seriously.[5](這是一個笑話,不必認真。)在正文中有聲有色地講述,在回應中偷偷表示不過是一個笑話!這樣做才是「不負責任」。

其次,這是基督徒心理學家的常用策略。在我的經驗中,如果我和他們講到某個心理學理論怎樣不合聖經,他們會勃然大怒,攻擊聖經,他們寧可說﹕「他媽的聖經」,也要維護心理學。余創豪君和黃君只攻擊神學,已經很客氣了。無論如何,攻擊聖經,或攻擊神學,並不證明心理學有理!

神學是研究上帝的特殊啟示(聖經),從來沒有神學家說神學是上帝啟示,也沒有科學家說任何科學是上帝的普通啟示,甚至非基督徒心理學家也不把心理學當作上帝啟示,只有基督徒心理學家才會大言不慚地宣稱心理學是上帝的普通啟示!

「心理學是上帝的普通啟示」是柯聯思(Gary  Collins)所發明的一個老掉牙的藉口,可惜他對「一般啟示」的了解錯誤,根據一本系統神學﹕「人類從創造中得見神的存在、性格、道德律,叫做一般啟示」[6],就是說人從自然界可見神的永能和神性,叫他們對神的存在無可推諉(羅一19-20),絕對不是說所有人類的知識和科學都是普通啟示。人若研究心理學或天文學,因而理解到上帝的存在,這人就得著了上帝的普通啟示,但是心理學和天文學本身不是上帝的普通啟示。我們的文章已經很清楚了,啟示是從上而下,而心理學不過是一些無神論者和行邪術之人的人生哲學。

如果心理學是上帝的普通啟示,我們怎麼可能在其中找到這樣多的新紀元思想、新紀元邪術、邪靈啟示?請讀《邪魔登講台》。難道上帝和魔鬼啟示同樣的「真理」?簡直是褻瀆!

 

2)心理學和新紀元運動

至於這一點,余創豪君和黃君只說﹕「讀罷文章之後,我們心中震驚不已……我們從未想過自己的專業竟然被指控為跟邪術大有關係。」

心理學和新紀元運動大有關係。這不是誰指控誰的問題,這是事實!

難於把自己的書籍和網站上的文章內容復制於此,但請讀﹕

《邪魔登講台》——大部分的新紀元通靈教導(魔鬼藉著交鬼者所發表的談話)可以在世俗心理學中找到,超過半數可以在基督教心理學中找到,包括很多流行心理學,如自愛、自信、自尊。

《心理學偏離真道》第十二章「內在醫治」、第十三章「積極思想 」、第十四章「觀想」、第十五章「催眠術」。

走出心理幽谷》附錄﹕「心理學和新紀元運動」。

有一部分內容也在本網站上﹕

心理學和新紀元運動

心理學家的冥想觀

積極思想/觀想

催眠術(聖經所稱的迷術)

等等。。。。

此外,還有很多書籍和文章都指出心理學和新紀元運動的問題,例如﹕戴夫韓特的《偏差的誘惑》和《誘惑的超越》,英文書籍更是一大堆,還有「The Berean Call」和「Psychoheresy Awareness Ministry」網站,請見「其他批判心理學的基督教書籍 」和「其他批判心理學的基督教網版」的介紹。

若有人把新紀元思想和技術帶來教會,請問「誰迷惑了誰?」

 

3)心理學和聖經對立 (4)聖經足夠為人生指導

這兩個論點,三位作者(余創豪君、黃君、鄒君)都沒有提及,想是同意,至少無法反駁。

 

鄒賢程的回應﹕不要擺到一邊

雖然我應該謝謝鄒君比較溫和的回應,但我仍然有話要說。

鄒君說我的「的目標太明顯和集中,以致變成『鐘擺的另一面』」「難怪引起余創豪、黃國棟的反感。」

請讀拙作《邪魔登講台》的序言,你會明白。神讓我看見心理學的問題,為了警惕其他信徒,別說引起別人反感,即使殉道,我仍無意隱瞞我的意向,我絕對不敢做一隻「啞吧狗」(賽五十六10)。

我是否犯了「把洗澡的水與嬰孩一同沖走」的毛病?(這又是基督徒心理學家們一句老掉牙的藉口。)我已經在「心理學和新紀元運動」中解釋﹕這不是一個適合的比喻,因為嬰兒是無法取代的。但在瘟疫中,我們把所有健康和生病的家禽都毀滅,因為家禽是可以犧牲的。心理學中有什麼非保留不可的呢?

鄒君說「聖經並不反智……如:醫學、考古、歷史、地理、數學、天文等」。對,我們在文章中已經解釋,不是反對所有人間學問,只有心理學是涉及道德價值觀,其他不是。(真是講來又講去!)

鄒君說心理學有不同門派,所以難說誰是誰非。可是,不能因為它的理論互相矛盾衝突,我們就不能說它有錯,希望鄒君有更好的藉口。

鄒君又說我譴責溝通技術等中性的輔導原則。我想你誤解了,請小心讀我的文章,我相信你的閱讀能力,足夠明白。

鄒君說「心理學、輔導學中一些很實用的技巧,如:同理心、積極的聆聽、提問方法等等對從事輔導工作有很大的幫助。」最近讀到一篇文章,想是最好的回答,作者說﹕「這些技巧都是common sense罷了。」[7] 沒有心理學學位的人都沒有普通常理嗎?

文中鄒君舉例說明怎樣輔導同性戀者。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性革命和同性戀都是心理學一手推動的。美國心理學協會早已經將同性戀視為正常,後來更聲稱,幫助同性戀者改變性傾向,是違反專業道德規則。恐怕信仰純正的基督徒心理輔導都要在信仰和職業中做一個選擇!

最後,鄒君結論說﹕「希望將來有更多學者能繼續努力,將專業心理學與聖經真理教導整合,捨長補短,發揮科學與真理的結合,造福世界。」鄒君坦白說自己「是一位初級的輔導員,對心理學只有皮毛的掌握」,不知道鄒君是否知道,整合運動的領袖柯聯思已經表示﹕整合運動失敗了?請讀「心理學可以和聖經結合嗎?」。

 

結論

基督徒心理輔導們,你們最關心的是什麼?維護自己的生意?維護自己的面子?請記得,有一天我們都要面對上帝,向祂交帳。假若你只是有志於幫助別人,在迷失中找到方向,那麼,為什麼不改用聖經輔導呢?

後記

我留意了一下那些反對我和林慈信文章,而和應「心理學是末世大迷惑?」和「末世大迷惑?誰迷惑了誰?」的人,這些人似乎都支持同性戀和接受進化論,另一方面,我們都反對這兩件事,可見,講到最後,信徒對心理學的態度,是信仰和生命的問題

 


 



本文為一系列的討論中的一篇,其他文章請見﹕


心理學不是末世大迷惑?


不要誤導眾信徒,回應陳天祥等

 

繼續回應陳天祥的「不要誤導讀者……」


回應余創豪、黃國棟、鄒腎程

 

心理學引進異教元素(新紀元思想和技術),誤導信徒﹕回應黃國棟 

  

 超乎尋常的證據﹕《邪魔登講台》回應余創豪、黃國棟等

 

反智?反什麼?反米缸?


[1] 陳天祥、羅麗雯,「心理學是末世大迷惑?」(上、下),《時代論壇》11301131期。[2] 林慈信、張逸萍,「心理學不是末世大迷惑?」,《時代論壇》1140期。[3] 余創豪、黄國棟,「末世大迷惑?誰迷惑了誰」,《時代論壇》。(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54362&Pid=2&Version=1142&Cid=641&Charset=big5_hkscs[4] 鄒賢程,「回應余創豪、黃國棟〈末世大迷惑?誰迷惑了誰?〉」,《時代論壇》。(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54492&Pid=6&Version=0&Cid=150&Charset=big5_hkscs[5]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Feedback/ShowDetail.jsp?Fid=1&parent=54362&Charset=big5_hkscs&Pid=2&Version=1142&Cid=641&Nid=54362&fIdx=1[6] Wayne Grudem, Systematic Theology (Grand Rapids, Michigan: Zondervan, 1994), p. 122.[7] 「基督徒應拒絕心理學的五個原因」(http://www.fundamentalbook.com/monthly.htm

 

 

TO: http://tw.myblog.yahoo.com/jw!kjvBKmieHx71w_HCyrHw/article?mid=-2&prev=41&l=a&fid=1

 

 

回主頁

 ©Copyright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Sam Ling, Lois Chan.